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雪域蓮音

生命旅途中,人們难免会自問:來到世間走这么一遭,究竟為了什么?真正的自己又在哪里

 
 
 

日志

 
 

锅底的虔诚  

2013-11-13 09:11:23|  分类: 传家宝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锅底的虔诚 ○荒湖

锅底的虔诚 - 雪域莲音 - 雪域蓮音

 

 

    父亲是爱惜粮食的。
  小时候,我曾亲眼瞧见他,一边咬着舌头,一边骂着粗枝大叶的母亲,拾捡着路上的米粒。那些米粒是用新谷刚刚脱粒碾压出来的,母亲不慎将它撒在了路上。其实撒落得也不多,不过百把几十颗而已,它们零零星星地撒落在路面或者草丛里。父亲放工回来,一眼发现了米粒。虽说米粒上没有任何标记能够证明它们来自我们家的箩筐,但父亲却能够准确无误地判断出这一定是我母亲的失误。在粮食问题上,父亲有着常人难以企及的第六感官。回到家里,他当然会将母亲痛骂一顿,随后一边嘀咕着,一边咬着舌头,一边将米粒从口袋里翻出来,小心地倒入碗里。
  那年头,家里穷,一日三顿,有两顿是红苕和菜粥,只有晚餐才是白花花的米饭。吃饭的时候,父亲总会郑重地关上房门,命令我在板凳上坐好,待母亲将饭菜端上桌子,他才发布吃饭的命令。我吃得很小心,唯恐饭粒掉落在桌上或者地上,可是我越是小心,饭粒却越是容易撒落出来。每每遇到这种情况,父亲多半会重重地放下碗筷,瞪我一眼,骂我“没长下巴”,随后离开板凳,朝我走过来,然后弯曲着身子,将地上的米饭拾起来,吹去灰尘,丢进自己的嘴里。
  吃完晚饭,父亲便开始提醒母亲别忘了刮锅。母亲习惯性地绾起袖口,一只手撑着灰黑冰硬的灶台,一只手抓着锅铲,紧贴着弧形锅底,像磨刀一样刮起锅来。锅底与锅铲发生磨擦,发出尖利刺耳的声音,有时候甚至还会冒出一些火星子。起初,我只要一听到这种声音,就会忍不住双手捂着耳朵,眉头紧锁着,做出一副痛苦不堪的样子。父亲见了,立马表现出愠色,一边掰开我的手,一边对我说:“别这样好不好?听习惯了就好了。”我只好把手放下来,后来居然真的适应了下来。
  母亲刮锅的时候,我总是坐在一旁静静地盯着她。厨房与堂屋之间的土坯墙上,被父亲挖了一眼洞,父亲在洞里放了一盏油灯,这样,灯光就可以照亮两间屋子。油灯是用废弃的墨水瓶制作的,灯苗如豆,在瓦缝和窗户漏入的夜风中忽闪跳动,母亲留在土坯墙上的身影也随着一大一小,一长一短,一张一缩,瞧上去显得滑稽可笑。母亲刮锅时动作执著,神情恬静,整个面部的轮廓显得慈祥而俊秀,简直就是一幅油画。这时,父亲总是歪斜着脑袋,微闭双目,一边吸着烟袋,一边聆听着母亲刮锅的声音。有时,他竟然还会自言自语地鼓励母亲说:
  “不管到了什么年月,粮食总会是好东西。”
  或者说:“就是将来一天吃上三顿米饭,我们也要坚持刮锅底!”
  差不多花了一顿饭的工夫,母亲才彻底将锅底刮干净。当大半碗锅巴被母亲放在桌子时,父亲总是郑重地放下烟袋,露出丰收的微笑,将鼻子凑过去闻一闻,感叹一声“好香的饭壳呀!”接下来,他会在饭壳上泡上热水,放入两三颗粗盐,随后捏着筷子反复地搅拌。此时,母亲早已疲惫不堪,只想坐在板凳上休息半晌,所以很少享用饭壳。父亲总是将成块的饭壳捞到我的碗里,留给自己的,总是一些碴碎和饭末。也不管那碗汤水里是否留有铁锈和尘土,父亲总是一两口就把它倒进了嘴里,随后将碗底舔得一干二净。
  那天傍晚,母亲也是照例刮着锅底,结果刮着刮着,母亲啊哟一声,突然停止了动作。只见她上身疲软地趴在灶面上,一边嘀咕着,一边似笑非笑地瞧着父亲。父亲立马抬起头来,目光炯炯地盯着她:
  “怎么不刮了呀?”
  “锅底被我刮穿了……”母亲直起身子,平静地盯着父亲。
  父亲一听,立马站起来,来到灶台边上。他先是伸过手去,摸了摸锅底,随后将饭壳抓出来,塞在嘴里。接下来,他将身子俯下去,仔细地瞅了瞅,然后一边咬着舌头,一边一声不响将那口铁锅从灶台上拆卸了下来。次日一大早,父亲扛着家里的铁锅,徒步走到十里开外的县城,请人在锅底上补了一块厚厚的铁疤。回到家里后,他立马又将铁锅嵌回在灶台上。
  “以后还刮不刮锅呀?”母亲忍不住问他。
  “刮哟!”父亲斩钉截铁地回答说,“怎么不刮呢?只是刮的时候小心一点,尽量不要刮在那块疤上。”
  天长日久,那口铁锅被母亲刮破过许多次。父亲不仅一次没责备过母亲,而且总是一次又一次地将铁锅拆下来,一次又一次地将铁锅补好。即使是后来,家里的粮仓里堆满了粮食,父亲仍然旗帜鲜明地要求母亲刮锅底。“我知道,不把我累死在这灶台上,你是不会罢休的!”有时候,母亲也会这样抱怨。为了应付父亲,晚年的母亲开始调整战略,刮锅的时候,有时只是象征性地捣两下,弄出一点声响,随即就停了下来。日渐衰老的父亲知道母亲在忽悠他,他也会无可奈何地干笑一声,一边咬着舌头,一边将母亲随便骂了几句,终于懒得跟她纠结了。
  一九八六年冬天,父亲突然病逝,母亲从此不再刮锅底。锅底的饭壳被儿媳们用水一泡,然后铲出来,喂了猪狗,或者干脆作为生活垃圾,泼在门口的水沟里。不久过后,家里的火灶重新砌过一回,那口旧锅早已拆掉,换了一只又大又新泛着光泽的铁锅。一天下午,弟弟拎着那口旧锅,丢给一个换糯米糖的老人,换回几块米糖。弟弟拿出一块去孝敬母亲。母亲摇着头,说她牙齿不好,坚决不吃。而后,她突然掉过头去,盯着弟弟手上的米糖,有些赌气似的,对他说:
  “每次盛饭,你们最好盛干净一点,免得我要你们刮锅底!”

 

锅底的虔诚 - 雪域莲音 - 雪域蓮音

 

锅底的虔诚 - 雪域莲音 - 雪域蓮音

 

锅底的虔诚 - 雪域莲音 - 雪域蓮音

 

锅底的虔诚 - 雪域莲音 - 雪域蓮音

 

锅底的虔诚 - 雪域莲音 - 雪域蓮音

 

锅底的虔诚 - 雪域莲音 - 雪域蓮音

 

锅底的虔诚 - 雪域莲音 - 雪域蓮音

 

锅底的虔诚 - 雪域莲音 - 雪域蓮音

 来源网路

  评论这张
 
阅读(331)|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