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雪域蓮音

生命旅途中,人們难免会自問:來到世間走这么一遭,究竟為了什么?真正的自己又在哪里

 
 
 

日志

 
 

欲兴民德,舍佛法其谁归?——国学大师章太炎的佛教因缘  

2013-05-12 12:30:36|  分类: 因果奥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欲兴民德,舍佛法其谁归?——国学大师章太炎的佛教因缘
怕做阎王——国学大师章太炎的佛教因缘 - 雪域莲音 - 雪域蓮音
 


 

       章太炎,名炳麟,字枚叔,别号太炎,是近代著名的民主革命家、思想家和国学大师。他一生孜孜不倦地研究国学和佛学,并将学术研究与社会革命有机地联系起来,为近代资产阶级民主革命作出了很大的贡献。
   
      章太炎的父亲章浚“中年颇好禅学”,章太炎的老师俞樾“茹素念佛”,这都对青少年时期的章太炎有一定的影响,但在当时还没能促使他倾心向佛。甲午战争后,中国社会动荡不安,一些立志救国救民的知识分子对清政府的腐败无能深感不满,在思想上,他们对传统儒学即宋明理学的治国方针失去信心,转而向西方科学和东方佛学方面寻求出路。章太炎对佛学关注已久,但是直至1903年6月30日他因反清而被捕入狱、身陷囹圄三年,这才促使他向佛学领域迈出关键性的一步。他在狱中“晨夜研诵《瑜伽师地论》”等大乘经论,最后“乃悟大乘法义”。
 
     章太炎出狱之后,东渡日本。由于在日本很容易得到佛教经典,章太炎“暇则读藏经,其思益深”。他认为:佛教中那种“自贵其心、依自不依他”的精神,还有“万法唯心”、“缘起性空”的理论,能激励人们的斗志、使人“勇猛无畏”;佛教禅宗“依自不依他”、“自贵其心,不援鬼神”的精神,能树立中国人的民族自信心,以求自强自立;提倡佛学,可以增强国人的道德观念,“制恶见,清污俗”,“欲兴民德,舍佛法其谁归?”;佛教还可以团结中国社会各阶层,改变中国社会一盘散沙的状态。他说:“佛教的理论使上智人不能不信;佛教的戒律,使下愚人不能不信——通彻上下,这是最可用的。”由此可见,章太炎是以非常积极的、进取的精神来接受佛学,并以佛学的一些观点作为指导中国社会革命的理论。
   
     章太炎接受佛学,在社会政治上是为了“经世致用”,在哲学上是出于一种理性的认识。在他看来,“佛法本来不是宗教”。章太炎说:“试看佛陀、菩提这种名号,译来原是‘觉’字;般若译来原是‘智’字。一切大乘的目的,无非是‘断所知障’、‘成就一切智者’,分明是求智的意思,断不是要建立一个宗教、劝人信仰。细想释迦牟尼的本意,只是求智,所以要发明一种最高的哲理出来。”
   
    西方哲学的希腊文原意是“爱智”——即追求智慧,而释迦牟尼佛的本意是“求智”,可见佛学与哲学基本是相通的。因此,章太炎认为“佛法只与哲学家为同聚,不与宗教家为同聚”。但佛法与哲学又有很大的不同,哲学注重理论的思辨,佛法除了有精湛的理论外,还必须“实证”——不仅在思想上认识真理,还必须在身心上实证真理。所以章太炎称佛法为“哲学之实证者”:“佛法的高处,一方在理论极成,一方在圣智内证……与其称为宗教,不如称为‘哲学的实证者’。”

朱镜宙(18891985),章太炎女婿。财经学家,曾担任西康、四川的财政局长,及浙江省财政厅长,国民革命军北伐期间,追随总司令蒋介石先生,在总司令部担任军需处副处长职务。1949年到台湾后,潜心学佛及致力弘法,创办台湾印经处,以流通佛书。著有五乘佛法与中国文化、读经札记、梦痕记、咏莪堂文录六卷、思过斋丛话十卷等多种,享年97岁。

 

虚云老和尚的弟子中有一个叫朱镜宙的,法名宽镜,他是国学大师章太炎(炳麟)的女婿,1931年他在一家银行任经理,通常闲暇时,总有几位朋友打打牌、聊聊天,其中有一位朋友是走阴差的,也就是晚上到阴曹地府上班的。他说,这是真的,一点也不假!他的职位并不高,好像是负责传递公文,替苏州都城隍当差。在世间,苏州是个县,上海是特別市,但是在阴间,苏州城隍称为“都城隍”,好像省长(省主席)一样,而上海的城隍只是个县官,归苏州都城堭管辖。我们讲的城隍还有分大小,都城隍管辖一个省。

 

他说,有一天上海城隍庙送來一批“生死簿”,呈报苏州都城隍,是他接收的,他好奇的翻开来看看是哪些人,结果令他大惑不解,其中名字多是五、六个字的。第二天他和朱老聊天闲谈时,就把这件事说出來;当时每个人都想不出原因。中国人的名字最多四个字(复姓的),但是也不可能这么多,还有五、六个字的,他们怎么想也想不通。

 

三个月之后,1932128日,日本兵在上海发动战争,国军奋勇抵抗。这时他们才恍然大悟,以前上海送來的那一批生死簿,是日本兵在一二八战役中的死亡名册。从这里就晓得“生死有命”,即使战争阵亡的人,三个月前,名册已经送到苏州都城隍那里了。这就说明一般认为战争中橫死的,其实也是命中注定的;死在什么时候、什么地方,皆是注定的,确实是“一饮一啄莫非前定”。命里不该死的,枪林弹雨之中也沒事;命里该死的,甚至于流弹也会把他打死。这些都是事实。

 

朱老居士是章太炎的女婿,章太炎是民国初年的国学大师,在文坛上很负盛名。那时袁世凯当权,他的岳丈因为得罪袁世凯而入狱。怎么得罪的?他说袁世凯不值得我骂,就是不肯骂袁世凯。这话传到袁世凯耳里,袁世凯很生气,就把章太炎关进监狱里。总也沒有什么大罪名,于是关了一个多月便放出來。

 

章太炎先生去世后,朱镜宙在整理章太炎遗著时发现了一封答宗仰上人的信,记录了他每天到冥府做阎王的事情,朱镜宙后来根据此写了一篇文章《袁世凯想做皇帝,章大炎怕做阎王》,文章大意是说,191412月初,章太炎出狱未久,有一天晚上睡觉,梦见两个小鬼抬着一顶轿子,说东岳大帝请他,他就上了轿。这两个小鬼像飞行一样,沒多久就到了东岳大帝哪儿。

 

中国大陆有五岳,东岳管五个省(江苏的都城隍只管一个省),可见这是大鬼王。东岳大帝聘請他作判官,地位好比现在的秘书长。但是他是活人,于是请他晚上上班,天亮时就送他回来。每天都去上班,所以他知道很多阴曹地府的事,沒事就跟朋友们聊天,谈谈昨天晚上办了些什么事。

 

他说中国、外国都有阴间,但是阴间的言语相通,沒有隔阂,生活状况跟人间差不多。但是不見阳光,天永远是灰濛濛的,好像永远是阴天浓雾的样子。

 

他当东岳大帝的判官,地位很高,有待遇,也有饮食,但沒有用处,因为他是活人。有一次他忽然想到,地狱里的炮烙刑法太残忍,可不可以废除?东岳大帝听了笑笑,就叫两个小鬼带他到刑场去看看。走了一段路,小鬼就指給他看,他却看不到。他是学佛的,于是恍然大悟,地狱乃贪嗔痴变化所现,就如《地藏经》所说的,如果不是受罪的人、不是菩萨,即使地狱在你面前也见不到。他才晓得这不是人力所能为的,不是残忍不残忍的问题,而是地狱种种刑罚都是自己业力变现出来的。明白此理后,恶的习气不能不改,要是不改,将来就变这个境界。人间的牢狱、种种体罚是人造的,地狱里的不是人造的,不是阎罗王造的,是自作自受,自己造的,阎罗王也无可奈何。

 

除星期天晚上外,其余每晚都夜梦做阎王,后来章先生十分厌烦,曾写请假书焚烧,但还是不起作用,梦还是照作,到写信时,已持续了四个多月。

 

附《报宗仰和尚书》


民国四年,袁世凯想做皇帝,深怕章太炎先生反对,先期诱至北京,幽于龙泉寺;先生忧愤之余,梦做阎罗王。当时有报宗仰和尚书云:


  「仰上人侍者:快接复曹,神气为开,所问幻梦事状,今试笔述,愿上人评之。去岁十二月初,夜梦有人持刺,请吃午餐,阅其主名,则王鏊也。(王,震泽人,明武宗时贤相。)走及门外,已有马车;至其宅中,主人以大餐相饷;旁有陪客,印度人、欧洲人、汉人皆与。各出名刺,汉人有夏侯玄、梅尧臣。余问王公:“读史知先生各德,而素无杯酒之欢,今兹召饮,情有所感。”王曰:“与君共理簿书事耳!梅君则总检察,吾辈皆裁判官,以九人分主五洲刑事;而我与君,则主亚东事件者也。”


余问王曰:“生死为寿量所限,轮回则业力所牵;大自在天尚不能为其主宰,而况吾侪?”梅氏答曰:“生死轮转,本无主者,此地唯受控诉,得有传讯逮捕事耳。传讯者不皆死,逮捕则死矣。既判决处分后,至彼期满释放后,又趣生诸道,则示非此所主也。”余念此论,颇合佛法,与世俗传言焰摩主轮回生死者不同。因复问言:“铁床铜柱,惨酷至极,谁制此法者?”皆答曰:“此处本无制法之人;吾辈受任,亦是阎浮提人公举,无有任命之者。法律,则参用汉、唐、明、清及远西日本诸法,本无铁床铜柱事也。受罪重者,禁捆一劫;短则有百年。而笞杖之与死刑,皆所不用。吾辈尚疑狱卒私刑,以铁床铜柱,困苦狱囚,因曾遣人微往视之,皆云无有。而据受罪期满者言,则云确受此痛。”余曰:“狱卒私刑,非觇察所能得,吾此来当与诸公力除此敝何如?”王答曰:“固吾心也。”遂返。明日复梦到署视事。


自后夕夕梦之,所判亦无重大案件,唯械斗谋杀,诈欺取财为多。如此幻梦不已,而日曜(星期日)之夜,则无此梦。余甚厌之。去岁梦此二十余日;一日,自书请假信条焚之,夜亦无梦。一夕,尽换狱卒,往询囚徒,云:“仍有铁床铜柱诸苦。”因问此具何在?囚徒皆指目所在,余则不见,归而大悟。佛典本说此为化现,初无有人逼迫之者,实罪人业力所现耳。余之梦此,是亦业感也。今春以人参能安五脏,买得服之,并于晚饭后宴坐观心一小时顷,思欲去此幻梦,终不可得。来示谓不作圣解,此义鄙人本自了然。但比量上知其幻妄,而现量上不能除此翳垢,自思此由嗔心所现故耳。吾辈处世,本多见不平事状。三岁以来,身遭患苦;而京师故人,除学生七、八人外,其余皆俯仰炎凉,无有足音过我者。更值去岁国体变更问题,心之嗔恚,益复炽然,以此业感,而得焰摩地位,固其所宜。息嗔唯有慈观,恐一行三昧,亦用不着。慈观见涅槃经,虽说其义,而无其法;亦如竟无从下手耳。想上人必有以教我也。(所嗔之事,有何体性?能嗔之心,作何形象?未尝不随念观察,而终不能破坏。)......章炳麟和南三月三十日」


  章先生书中所言:可得三点启示:


  一、章先生奔走革命,九死一生,鼎镬在前,奋不顾身。其磅礴无前之气概,足以薄日月而撼山河,即经中所谓威神是。故能独到狱所。


  二、先生不见炮烙等刑,而罪犯能见,以先生无此业,故亦不招此感,而地狱惟业所显,亦可得一确证。


  三、「来示(指宗仰上人来信)谓不作圣解,此义鄙人本自了然。但比量上知其幻妄,而现量上不能除此翳垢,自思此由嗔心所现故耳。」此即经中所谓「业力不可思议」,亦即「习气难除」之证。经言:「阿罗汉习气未净,惟佛方能除尽。」故成佛须三大阿僧祇劫也。


    3、黎澍、章太炎都不信鬼神,章太炎曾作《无神论》。所以二人入冥事决不是心理暗示,二人入冥都存在连续的重复性,而且二人都是严肃的诚实的大学者,根本没有必要编造故事哗众取宠。二人的亲身经历足以证明宇宙确实存在多维空间,也就是佛法里说的十法界,善恶因果是宇宙的事实真相。


来源网路

 
  评论这张
 
阅读(656)|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