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雪域蓮音

生命旅途中,人們难免会自問:來到世間走这么一遭,究竟為了什么?真正的自己又在哪里

 
 
 

日志

 
 

请呼唤我的真名  

2013-07-20 08:38:41|  分类: 佛家论爱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请呼唤我的真名/一行禅师 著  陈素玉 译

请呼唤我的真名 - 雪域莲音 - 雪域蓮音

 

 


  在法国的 Plum Village,我们每个星期都收到从各地难民营寄来的信——有从新加坡、马来西亚、泰国以及菲律宾等地。读这些信确实是非常的痛苦,但我们却必须要去做,而且要不断的和他们接触,给予他们尽可能的援助。但苦难仿佛是漫无边际,有时我们非常沮丧——像听说船上的难民有一半死在海里,只有半数抵达东南亚的海边。


  有许多船上的小女孩,都遭到海盗强暴,即使联合国和其他许多国家都试著帮助泰国的政府防止这类海盗行为,但是海盗凌虐难民之事仍旧陆续不断。


  有一天我们接到一封信说:在一只小船上的一位女孩,被泰国的海盗强暴后,就投海自尽了,而她只有十二岁。


  当你初听到这件事时,你会很自然的同情这个小女孩,而当你再深沉的去看,就会再看到些不同的东西。去同情这个女孩是容易的事,甚至愤而想拿出枪来杀死那些海盗。但我们不能那样做。


  我在禅定中见到假使我出生在这些海盗所出生的村里,在相同的环境里成长,我现在很可能也会是个海盗。有很多原因使我成为一个海盗,我很难指责我自己。我在禅定中见到每天都有数百个婴孩沿著暹逻湾被生下来,而若我们的教育、社会工作者、政治家及其他的人没有照料他们,那么他们之中的一部份人在25年后终将成为海盗,那是确定的。如果你我今天也出生在那些渔村中,我们都有可能在25年后成为海盗。所以假使你持枪杀了那些海盗,亦即等于杀了我们。因为在整个事件中,你我在某个限度里多少都应负点责任。


  在很长的禅定之后,我写下这首诗,里面有三个人:十二岁的女孩、海盗及我。我们是否能在彼此的凝视中辨识出彼此?诗名就叫做〈请呼唤我的真名〉,因为我有很多的名字,而只有当我听到那真实的名字时,我才会应声:

 

不要说 明天我会死去
因为直到今天 我一直在降生
请仔细地看吧 我每秒钟都在诞生
我是春天花枝上的蓓蕾
我是羽翅稚弱的小鸟
在新巢中学习歌唱
我是花心里的毛毛虫
我是石中的玉  

为了痛苦和欢笑
为了恐惧和希望
我一直在降生
一切众生的生和死
都是我心脏的律动  

我是水面上的蜉蝣
我是春天里啄食蜉蝣的鸟
我是碧池里快乐的青蛙
我是以青蛙果腹的草蛇悄无声息地发动了袭击  

我是乌干达的孩子 瘦骨嶙峋
腿像竹竿一样细
我是军火商 把杀人的武器
卖给乌干达
我是个十二岁的女孩
一只小船上的难民
被海盗强暴后我跳进了大海
我是那海盗
我的心还不懂理解和爱  

我的快乐像温和的春天
它使花儿永远绽放
我的痛苦是汹涌的泪河
它注满了四个大海
请用我的真名呼唤我吧
这样我就能马上听见
自己所有的哭泣和欢笑
这样我就能看到我的快乐与痛苦不二  

请用我的真名呼唤我吧
这样我就能醒来
这样我心灵的悲悯之门
就会永远洞开…………

请呼唤我的真名 - 雪域莲音 - 雪域蓮音

 


  (本文译自 Thich Nhat Hanh:Being Peace,p.p.61~64)    (1992.3.《新雨月刊》第54期)

  评论这张
 
阅读(263)|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