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雪域蓮音

生命旅途中,人們难免会自問:來到世間走这么一遭,究竟為了什么?真正的自己又在哪里

 
 
 

日志

 
 

我的西藏  

2013-08-06 12:55:45|  分类: 海潮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的西藏  陈凯雯

我的西藏 - 雪域莲音 - 雪域蓮音
 
 

 

 


    很多年前,我接近过一次西藏。那一年,我磕长头拥抱尘埃,不为欲望之所求,只为听从心的指引。那是在青海湖、塔尔寺。


  碧蓝的海水一望无垠,隔着一条简陋的铁丝网,望向鸟岛,据说那里生栖着几万只海鸟,远远地望去,只看得见一些白色的大鸟,在那里慢慢地走来走去,时而飞翔,时而安详。


  少年时的记忆很奇怪,要么,清晰得像是昨天;要么含糊得令人怀疑是否经历过。对于鸟岛、青海湖,我是真的记不清楚了,比它们记忆更深刻的倒是那时的天气,很怪异,时冷时热。晚上,冰寒刺骨,中午,骄阳似火。


  印象里始终清晰的是几个藏族女人。在那里,我们好奇地轻轻伸手摸摸她们的发辫,一根一根的,极细小的辫子,乌黑发亮。长长地拖在背后,系着结子。她们大度地笑着,不气恼。那时的我们和她们一样,心灵纯净,纯净得和那片湖,那片平坦的草原一样。她们围只木桶双手握着只木杵一上一下地捣,勉强地用汉语说是酥油,我们每人伸出手指蘸了点杵上的白沫尝尝,年代久远,我自然不记得究竟是什么味道,只记得当时那帮少年的群体相,似乎不是很满意。但我总觉得,我肯定会喜欢的,我对自己有意亲近的食物,一贯有着巨大的接受能量。


  然后,是我们穿着她们从箱底翻出来的袍子照相。袍子散发出储藏的味道,和她们帐篷里酥油的味道。那些袍子在记忆里闪烁生辉,全是厚重的织锦面料,惊人的华丽。她们耐心地帮着给每个女孩腰上系上腰带,带子是银的,镶着红珊瑚绿松石。沉甸甸地坠在腰上,每个人拖下半边袖子。


  开车送我们来的西宁司机说我们走运了,碰到了一家夏季过来赶场的牧民,而且,其中有一对新婚夫妇,看他们的帐篷颜色就知道,白的,而且新。他们拿出自己家最华贵最漂亮的衣服给我们拍照,也许,那就是他们结婚时的礼服。

我的西藏 - 雪域莲音 - 雪域蓮音

 
  在塔尔寺,我见到磕长头的老阿妈。


  她的手掌心里合着两片木片,嘴唇微微翕合念诵着。每走一步,扑地跪倒,她的整个胸腔、下颌、四肢贴服在地面上,然后撑起身子,站起来,再走一步,再跪倒,再匍匐在地上,再起来……我们呆呆地看着,她一寸一寸,用自己的身体丈量着从住地到圣地的距离。没有人说话。慢慢地,看着她矮小的身体一寸一寸从身边挪远,消失。


  原谅我像梦游者记叙一场梦境一样地诉说这些。在一个十六岁女孩的记忆里,只能够是这些,最让她感觉震撼,惊奇的记忆,一旦记下了,就烙下了鲜红的生命印记。


  很多年后,我似乎有很多机会亲近它。西藏。


  我的首饰盒里,有着一只镶绿松石的藏银手镯,一条珊瑚珠的项链,还有几只藏式风情的耳环。戴它们,只能是闲暇时,逛街时用用。朋友开的小店一角,一只来自西藏的白色牦牛头骨,静静地挂在黑色背景墙上,幽黑的眼洞,在暗夜里闪烁着诡谲的光。还有旅游社的经理,几次游说我:“去吧,去西藏。青藏铁路开通了,或者到拉萨的飞机,还有,我们将组织一个到西藏的自驾游。哦,瞧,你有多种选择。”


  我不能只像一个纯粹的旅游者那样走进它。


  我的西藏,是净土。它那里有着旁若无人,磕着长头,一步一步走向圣地神山的老阿妈,有着坐在寺庙台阶上,披着酱红布袈裟,望着我们微笑的小喇嘛,有在青海湖畔为我们穿上藏袍,系上腰带的藏族新娘。


  那才是我的西藏。它与旅游无关,与好奇无关。


  有一天,我会去西藏。

我的西藏 - 雪域莲音 - 雪域蓮音

 

我的西藏 - 雪域莲音 - 雪域蓮音

 

 来源网路

 

  评论这张
 
阅读(292)|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