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雪域蓮音

生命旅途中,人們难免会自問:來到世間走这么一遭,究竟為了什么?真正的自己又在哪里

 
 
 

日志

 
 

十九岁的远行  

2013-09-04 08:41:17|  分类: 传家宝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十九岁的远行  李晓

十九岁的远行 - 雪域莲音 - 雪域蓮音

 

    

     我坐着绿皮火车去省城了,火车摇摇晃晃,天上白云,一朵一朵落下来,棉花一样披在我身上,是初秋了,风有一些凉。

     这是我十九岁那年,在乡间夜里做的一个梦。醒来出门,天上还是繁星闪烁。八月,大学录取通知书就来了,领到大学通知书的那天下午,风云滚滚,眼看一场暴雨就要铺天盖地而来。去省城读大学,开始我十九岁的第一次远行,成为我那些日子最美好的期待。于是,我就在梦里提前出发了。

     八月里最后几天,爸妈就开始忙碌,为我准备去大学的包裹了。一个乡村的十九岁孩子,就要出远门了,那是出发去成都啊,高楼林立,一个川流不息的大城市。我妈总是不放心,她要让我爸陪我去一趟,爸反复思量,最终决定,让我一个人去。爸是心疼那几个路费?也许,爸是让我独自出门,去学会面对我未来的人生,独立接受我自己的命运。十八岁那天的成人仪式,我就是在山坡上,和父亲追一只野兔,沿着起伏的山梁狂奔,最后,我把气喘吁吁的父亲跑赢了,父亲累倒在一棵大树下。

     爸领着我再到山梁。爸说,娃,你得跟老辈子们道个别,要不是他们保佑你,你能考上大学吗?我首先在爷爷坟前磕了一个头,嘴里喃喃,爷爷,我就要去读大学了……十四岁那年,爷爷就走了,爷爷留在人间的最后一句话是挣扎着起身,说想喝一碗红糖泡的开水,最后,爷爷一一抚摸过几个孙儿的手,就撒手走了。我在山梁上下祖宗亲人的坟头前都一一磕了头,还道了谢,谢谢他们对后辈的福佑,有几个祖宗的名字,我都不记得了。

     妈为我打紧了一床半新半旧的棉絮,妈笑着说,如果我考不上大学,棉絮就是准备给我娶乡下媳妇用的。妈突然说了一句:“你看村支书的女儿,一听说你去读大学了,有几顿饭也没吃了。”我记得,还是高二时,就有一个人,披着旧棉袄,捂着胸口咳嗽着来我家说媒,说的就是村支书家的女儿。我爸那次指着那人发了很大的火:“我家的娃,还要考大学!”那人悻悻而去,嘴里还结巴着说,考不上再说,考不上再说。我爸气更大了,这不是诅咒我吗,爸挥舞着扁担去追赶那人,被我妈拦住了。

     妈还在布口袋里放满了核桃、芝麻、麦乳精。我爸毕竟是一个有文化的人,他读过杜甫的《茅屋为秋风所破歌》,知道杜甫在成都的秋天里就冷得瑟瑟发抖,所以气温肯定很低,他抱着那件心爱的军大衣要塞到包裹里,让我能足够抵御异乡的严寒天气。我轻轻推开他:“爸啊,用不上的,我比你年轻,冬天我还可以去洗冷水澡的。”在我坚持下,爸把发黄的军大衣重新放回了柜子里。

     临行前的晚上,妈做了好大一桌子菜,远比过年丰盛多了。爸拿出一瓶本地酿的粮食酒,先给自己倒了一杯,又给我倒了半杯。沉默许久的爸开口说:“就喝几口吧!”我同我爸碰杯了,我知道,我与这样一个男人,开始做朋友了,平时,他可是那么威严。爸抬头说,成都那城啊,肯定比县城大好多倍,你嘴巴要甜一点,多问路,不要走错了。我点点头,爸,我会看地图。爸说,我一看地图就头晕。我妈,给我碗里不停夹菜,一句话也没说,我偷偷望见,妈眼里有泪水了。

     凌晨的满天星光下,爸和妈送我到山梁,他们没什么话了,只是拉着我的手,不愿意松开。我去乡里坐头班客车,到县城,再从县城坐长途车到另外一个城市的火车站,坐火车到成都。

     晚上,坐在开往成都的绿皮火车上,列车如一节一节巨大的绿色邮箱,载着我的梦想,缓缓抵达。

 

十九岁的远行 - 雪域莲音 - 雪域蓮音
  *  *                        * *                      *  *                    **                      **

 

人世间中,由于业缘的关系,父母兄弟等会在一段时间内,暂时生活在一起,这便是人类的家庭。在如是的家庭中,有一种属于家的特有温馨——血脉相连的“天伦之乐”,如父母与子女间的骨肉之情,兄弟姊妹间的手足之情等,许多人都将一生的幸福寄托于如是血浓于水的亲情之中,希望家人长久相聚、永不分离。但正所谓月有阴晴圆缺、人有悲欢离合,“永远团聚”的梦想终究有一天,会在时节因缘变化之时彻底破灭,一家人最终的结局,必定是随着每个家庭成员各自别别的业力而各奔东西、四分五裂,这便是任谁亦无法遮止与改变的业的规律。

对于如是聚散无常的道理,大恩上师以极一其生动形象的比喻来启发众生:如集市的清晨,四面八方的人皆云集而来,顿时使得整个集市拥挤不堪、熙熙攘攘,赶集的人们暂时相聚在一起,相互寒暄,彼此问候,呈现一片相聚的愉悦。但时至近黄昏之际,人们便各奔东西,不可能再作片刻的停留。待夜暮降临,集市的街道上铺面关闭,买卖皆无,先前的摩肩接踵顷刻之间便瞬变为此时的人迹罕见,方才车水马龙的喧嚣亦被此刻冷冷清清的沉寂所替代。

比喻中所描述的情景,虽然只是生活中家喻户晓的一种现象,但此现象所喻示的意义却并非人人皆知。因为通过此种现象,可以揭示一切由因缘所产生之现象的本质,即无常是内外一切有为法的共相,任何一种有为法皆无法逃脱最终消散的结果。如是人类的家庭作为有为法的一种,自然亦无法避免最终的解体。所以,有情世界中的千家万户,最终的结局必定是“家破人亡”,任何一个家庭亦绝无可能逃出此坏苦的本性。若深谙此理,便会了知,家庭暂时的相聚,绝无恒常安乐的自性可得,相反注定是痛苦周遍的无常本性。所谓“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即是指轮回中的每个家庭,都有能够令人泪光莹莹的感伤故事。所以当厌离今生的轮回之家,去寻求真正的栖身之处。

另外,在修行的道路上,虽然每个修行人都希求长久依止殊胜的上师永不分离,但任谁亦无法遮止业力成熟之际,所感召的难免分离的结局。短暂的相聚之后,最终皆会如杜鹃南飞般,各自随因缘而去,金刚道友亦决定分离。对此亦不必怀疑,如是的结果最终必定会显现。

同世俗的相聚相比,与上师、道友的相聚可谓是以法缘所感现的清净相聚。因为在佛法的修行过程中,上师是传授妙法、赐予智慧的导师,道友是相得益彰、和衷共济的助伴,对于已离世俗之家寻求解脱的修行人来讲,一心依止的,只有殊胜卓然的上师与见行相合的道友。虽然如此,但只要尚未脱离三界的系缚,亦会仍然时时皆处于不自在的轮回现相中承受昔业所感召的种种显现。所以,即使是以过去世的善根资粮,暂时值遇具相上师与如法道友,但在因缘消散之际,上师亦会示现涅槃,如是以普通的根识便再也无法恭视上师色身的显现;道友最终亦会分离,再也无法共同安住在一个道场作殊胜的闻思修行。

于我等具有无比恩德的一切智智金刚上师——法王如意宝晋美彭措尊者,亦于我们预想不到之时,离开我们示现涅槃,这也是在提醒众生:无常的本性周遍于轮回的一切现相中。虽然上师的法身远离生灭、坚固恒常,但在有情的生灭心前所示现的色身影像,亦决定是一种无常的现相,所以只要虚妄的分别心尚未泯灭,则在此刹那生灭的分别心前所自现的一切境界,决定皆是无常的本性,包括心前显现的上师与道友,亦注定要示现分离的现相。如是看来,轮回中的有情皆是随业漂泊的浪子,无论何时何处,皆无法避免不自在的命运。所以,以妄心显现的一切现相,皆是令人产生厌离心的对境。故应了知,只有现前法身、证入常寂光净土,才会最终获得远离一切行苦的大安乐,这才是最究竟的安住之处。

要了知:一切身口意的造作,必然会受到相续中固有观念的影响。而此相续中的固有观念——所谓的人生观与世界观又可以大致分成两类:一种是耽著今生,即以常执心的的支配,一切皆着眼于今生的观念;另一种则是希求后世,即以无常想的推动,一切皆着眼于后世的观念。下面结合第一种观念来分析此中的两个侧面。

第一个侧面:对于未来的妄想。

以前一种观念的推动,三门的造作皆倾向于追求今生。这种追求今生的妄想,乃至没有通过对治力转变耽著今生的观念以前,会一直不断的持续发展。如农民于播种之时,便会打如是的妄想:“时至秋日,定会是五谷满仓,待卖粮攒钱之后,便可兴建新的家园。届时雇工多少、建材质量、新楼几层等都要仔细地盘算筹划。”同时,还会联想到明年、后年,甚至十年、二十年后的打算。如是的妄想可以一直持续,因为对于今生有强大的贪执习气,所以以此贪执心的推动,甚至日日皆可以醉心地去打如是的妄想。

并且,在此世间,不仅是辛勤劳作的田间农民,包括富于幻想的的童生学子、欲壑难填的商贾巨富、多愁善感的文人墨客以及野心勃勃的党要政客等,又何尝不是展开贪执今生的硕大羽翼于妄想无尽的长空中痴迷地盘旋不已。

通过例喻,应当了知,只要尚未放舍对今生的贪执,则痴狂追求的欲望便永无止境,其根源即是执无常为常、执苦为乐的非理作意。

第二个侧面:现实因缘的显现。

述说完对人生美好的幻想之后,后二句又突然峰回路转,描述许多人视而不见但实际中却又是千真万确的现实因缘的显现。通过此转折说明,妄想并非现实,而唯一只是以分别心虚设的幻梦而已。

虽然人们欲望多多,但能够主宰命运的并非自己的妄心,一生中种种顺逆的遭遇亦绝不可能按照妄想的方式随心所欲的显现。事实上,三有中一切有情的相续前,皆只能依循往昔的业因,以缘起力的方式不断的显现苦乐忧喜、悲欢离合,任谁亦无法改变或遮止。于此缘起的显现中,有一种虽然与人的妄心直接相违,但又任谁亦无法逃避,虽然令人满怀遗憾恐惧,但又无可奈何的显现——死亡的显现。若能仔细思维最终的死亡,则不难发现,几乎每个人对于未来的幻想与现实的因缘,都有无法避免的矛盾。由于这种矛盾的存在,便注定任何耽著今生的执恋现在、憧憬未来之人,终归陷入痛苦深渊的结局。

矛盾何在呢?即妄想虚设的虽然是长久持续的计划,但现实中,人生只不过短暂的数十载而已。如是欲望的绵延无尽与生命的短促有限,便构成一种永远无法避免的矛盾。虽然人生短暂如朝阳,世事难料如烟云,但人们却总是面对短暂无常的人生而妄想永远享有美貌健康、名望财富,又总是面对变化莫测的人生而幻想时时处处心想事成、一帆风顺。想象虽然美好,事实终归残酷。如几乎每一位已至垂暮之年的老人回首往事时,都会发现,由于烦恼与业力的支配,致使整个一生皆是在困苦源源相继、艰辛处处林立的人生道路上饱经风雨沧桑、历尽人间坎坷。所以,执著幻梦的妄想所感召的最终结果,只有今生失落的遗憾与来世堕落的痛苦而已。除此之外,别无所得。

再者,以比喻来讲,执著今生的欲望如同奔驰的飞车,虽然妄图超越一切,但却不晓得不远处便是万丈悬崖,如是飞车依然满载迷梦肆无忌惮地狂奔如初,如此而为的结果便可想而知。并且,即使在尚未到达悬崖之前的路途中,亦处处皆有车祸的危险,如可能出现泥石塌方、两车相撞等的情况。所以,谁又能够绝对保证在此迷惘的路途中,不随时现前车毁人亡的无情悲剧。而在当今人心不古、物欲横流、金元崇拜高于一切的现代社会中,绝大多数人由于常执的推动,导致执著今生的念头异常粗猛,贪欲亦与日俱增。如是驾驭欲望的飞车,在短暂的人生旅途上,义无反顾、快马加鞭地朝三恶道的深渊中狂奔。最终的下场,不仅带不走今生芝麻许的虚名浮利、假亲幻友,而且还要随今生为求取护持、增上发展此等所造作的深重恶业,于恶道中感受无量的痛苦。

如是反观,一切有关今生五欲六尘、声色犬马的所谓宏伟计划、光彩蓝图,唯一只是颠倒妄想的深重愚痴而已。如萨迦无著菩萨云:“未来生计如旱地撒网,舍弃不能实现之希望,若念当思死期无定也,何有非法空闲嘛尼瓦。”

 

 

 

来源http://www.xianmifw.com/book/newsview.php?id=40

  评论这张
 
阅读(276)|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