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雪域蓮音

生命旅途中,人們难免会自問:來到世間走这么一遭,究竟為了什么?真正的自己又在哪里

 
 
 

日志

 
 

无需刻意记住他  

2014-06-08 08:13:20|  分类: 传家宝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无需刻意记住他

无需刻意记住他 - 雪域莲音 - 雪域蓮音
 


  我常常想起已经逝去的他,就像想念一个离去的亲人。

 

  我叫他爷爷,尽管我与他没有丝毫的血缘关系。于我,他只是一个在县城行医的同乡,有一份令村人艳羡的工作,而且是个经常资助村中优秀学子的好人。像村中其他人那样,因为他的善良和出手阔绰,我的父母卑微地讨好着他,希望从他那里得到一些恩惠。

 

  那时我成绩优秀,是村里的大学苗子,于是他便常常过来与我聊天。我喜欢听他讲一些故事,或彼此交流喜欢的小说。我们在院子里会聊上许久,而父母在他走后,则常常追问我,他究竟说了什么,有没有提及明年的学费,或者,是否催问让我们还钱的事。

 

  我厌倦父母与村人们的算计,却也因此不得不与他保持适当的距离。我常常用淡定的微笑与他告别,借以掩饰内心的留恋。而他却从未计较过村人的势利,照例行善助人。

 

  他在县城里租了一个小院,一个人生活。那时我已读完大学,可以不再依靠他的帮助。父母松了一口气,而后慢慢冷淡了他。因为他的倔强,很少再有亲戚朋友登门看望。而我,大约是他唯一可以聊天的人。他不需要我将曾经资助的学费还他,只是希望我能在假期常去看他,与他聊一聊外面的世界。

 

  几年后我嫁到千里之外的城市,很少回家,关于他的消息,也只剩下道听途说。已经无法自如行动的他,被四个女儿轮流赡养,但没多久却执拗地搬入了敬老院——那里住满了县城里没有儿子养老的老人。

 

  我是在他去世半年后,才从父母口中得知这个消息的。那时,我一个人在小城的街头走了许久,试图用这样的方式,祭奠一个曾经离我心灵很近的老人。后来我终于明白,其实无需刻意地将他记住,因为30多年过去了,他早已深深植入我看似粗糙冷硬,却又温暖柔软的内心。

 

无需刻意记住他 - 雪域莲音 - 雪域蓮音
 
无需刻意记住他 - 雪域莲音 - 雪域蓮音
                      稻城红草地

 

来源:网路 http://www.cihuigy.org/gy/

  评论这张
 
阅读(271)|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