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雪域蓮音

生命旅途中,人們难免会自問:來到世間走这么一遭,究竟為了什么?真正的自己又在哪里

 
 
 

日志

 
 

那个不是哪个  

2015-12-22 16:52:40|  分类: 海潮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那个不是哪个  赵文竹
那个不是哪个 - 雪域莲音 - 雪域蓮音
 
 

 
        一切经典,一切公案,都是为了表法,学人一定要透过这些语言场景去体悟祖师想要表达的那个法,而不是在语言相、文字相和各种名相上去费脑筋,抠字眼,去考证什么真伪、早晚。

 


 
  话说六祖惠能当年在五祖弘忍处开悟得法,遵五祖嘱咐持祖衣袈裟急急南行,神秀属下一批庸僧得知后心气大为不平,纷纷南追,欲夺袈裟,有个叫惠明的人,行伍出身,性鲁体健,追在最先,至广东大庚岭,追上了惠能。

 
    惠能见惠明迫来,便将袈裟放在大青石上说:“此衣表信,难道可以力争去么?如果你能拿走,你就拿走好了。”惠明伸手去取,袈裟竟如生根一般,提将不起,惠明想,看来惠能果然有法,感得护法神守护祖衣,于是惠明转而对惠能说:“我为法来,不为衣来,你在和尚那里究竟得了什么法,请为我说。”

 
    惠能便让惠明屏息摄念自净其意,二人默然良久,惠能道:“不思善,不思恶,正与么时,那个是明上座本来面目。”这个话是直指法,意思是,你惠明此时既不思善,又不思恶,当然也不思别的,没有任何分别妄想,但也不曾断念绝念,明明历历,昭昭灵灵,那是什么?那就是你的本来面目呀!多么直接,多么痛快,斩钉截铁,无丝毫葛藤,这正是六祖以上几位祖师的风格,直指人心,见性成佛。那惠明听了六祖的话,当下大悟,遍体汗流,便一边落泪一边磕头礼拜,又问:“就这么简单?再没有别的密意了?”六祖说:“认识了这个,所有的秘密都在你自己这里了。”于是惠明—拜再拜,礼谢而去。

 
  可见这惠明尽管貌似粗鲁,内在却不是一个钝根人。可同样是这样明明白白几句话,后来人却百般揣测,不知所云,于是便有了种种讹传,种种解释。有人把他改成“不思善、不思恶,正与么时,哪个是明上座本来面目?”这就不是六祖的直指风格了,成了参话头了,六祖那时没有参话头一说,参话头是宋朝云居山大慧宗呆禅师创造的,是因为后来人根机薄弱,不识直指,不得已的巧设方便。如果当时惠明问六祖:“如何是我的本来面目?”六祖说:“那个能思善能思恶能问话的是谁呀?”那就叫参话头了。

 
  不妨把以上三个说法做—个形象的对比,这就好像我们去拜访某家主人,那家的家丁奴仆们都在忙忙碌碌,有的擦地,有的洗碗,有的浇花,有的巡逻,而那主人翁却好像什么都不做,我们不识那主人翁,便有识者告诉我们:“不擦地、不洗碗、不浇花、不巡逻的,哪个是主人翁?”反而会使人—头雾水。即使参话头,也不是这个说法,而是“指使擦地、洗碗、浇花、巡逻的那个是谁呀?”于是我们就观察这些擦地洗碗的奴仆,观察他们看谁的眼色在行事,从而认识那个主人翁,这叫参话头。

 
  整理祖师的言教,必须见性才能无误,你见性了,你便不仅知道祖师是怎么说的,而且知道祖师为什么这样说。一个见性人整理的公案,即使语言上不是一字不差,甚至时间地点场景描述有误,那也是如法的,因为他有能力传达祖师的心法。而如果是一个不见性的人,即使你就在祖师身边作现场记录,也完全有可能弄出讹误,你不解祖师心法,不解祖师真实义嘛!

 
  一切经典,一切公案,都是为了表法,学人一定要透过这些语言场景去体悟祖师想要表达的那个法,而不是在语言相、文字相和各种名相上去费脑筋,抠字眼,去考证什么真伪、早晚。

 
  见地若真,凭空编造的公案也是真;见地若不真,真实的公案也会走样。一般讲,越早的经典版本越可靠,然而若有古佛大善知识出世,他整理的经典公案可能比古本还可靠,甚至他自己的言论文章就是经典,前佛后佛不二心嘛!

 

 

 

 
那个不是哪个 - 雪域莲音 - 雪域蓮音
 

来源网路
  评论这张
 
阅读(76)|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