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雪域蓮音

生命旅途中,人們难免会自問:來到世間走这么一遭,究竟為了什么?真正的自己又在哪里

 
 
 

日志

 
 

难忘那双含泪眼  

2015-12-27 18:54:39|  分类: 海潮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难忘那双含泪眼  苏 涛难忘那双含泪眼 - 雪域莲音 - 雪域蓮音
 





  我从黄石回来,19床已经空了。从交班的医生那里得知,小莲在骨髓穿刺检查结果出来的当天就被阿婆带回家了,病历上只留下“放弃治疗,要求出院”几个冰冷无情的字。生命过往我应该已经习惯,但我始终无法忘记小莲那双含泪的眼睛。

  她是个6个月大的白血病患儿,同时还是一名先天性唇腭裂患者。当我第一次为她体检的时候,一种无由的悲悯油然而生。她生病前一定是个胖娃娃,脸圆嘟嘟的,现在因为贫血有点苍白和浮肿。她在乡下治疗了一段时间,直到两条小腿不能动弹、一碰就哭才被送到我们医院。

  有人说越是上天不怜惜的人,就越显得与众不同。6个月的小莲异常聪慧,让我们惊讶不已。每天早上的例行查房,我会和阿婆讨论病情。此时,她总是在病床上使劲扭过头,瞪着两只黑亮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我。随着我身体的移动,她的目光毫不放松地追随着我。当冰凉的听诊器放在她小小的胸口上时,她哀切地哭起来,但她依然高高地仰起头,目不转睛地看着我。她的眼神有点绝望,让我的心一阵阵酸痛。我觉得她虽然小,但她知道我们要救她。

  我开始无法忍受小莲的阿婆和大伯常常当着她的面说她是个残疾孩子。小莲家里太穷,现在住院的钱是她大伯暂时垫付的。如果确诊是白血病,他们就只有放弃了。我最不忍的,是看她吃力地抬起头看每一个走近她的人,一脸的哀求。然而,她的情况很不好,所有的血分析检查结果都是异常。

  小莲日渐消瘦的身体光溜溜地在助手的制约下挣扎着。我摸到她那么脆弱还没有坚硬的胸骨,定好位置用穿刺针穿了进去,好像进入的是小树苗的青青树干,没有遭遇任何抵抗。那时,我的心在颤抖。她明亮的眼睛仍然专注地盯着我,里面含满眼泪和哀求。她的父母不在身边。阿婆说他们在外面打工挣不到多少钱,而回来是要花路费的。

  做完骨髓穿刺的第二天,我因事出差。结果很快出来了,是白血病无疑。阿婆哭着收拾了所有的东西,连咨询都放弃了,悄悄地结账离开,连门诊病历也没拿。

  我不知道这个世界上还有没有人为她心痛,但我一直无法忘记那双含泪的眼睛,好像在呼喊、在渴求生存。这是怎样的绝望?(来源网路)



难忘那双含泪眼 - 雪域莲音 - 雪域蓮音
 






      和风吹动的草原上有一盏油灯,偶尔刮起一场狂风时,油灯便会熄灭。同样,应当观想:自己犹如油灯动摇般的寿命被夜以继日的无常和风吹动而趋向衰老,迅速死亡,无有余地,并且定会受到狂风般病缘或损害的威胁。《致弟子书》云:“如为狂风所吹之油灯,寿命瞬间住准亦非有。”

                                                            —---《大圆满心性休息大车疏》


  评论这张
 
阅读(69)|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