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雪域蓮音

生命旅途中,人們难免会自問:來到世間走这么一遭,究竟為了什么?真正的自己又在哪里

 
 
 

日志

 
 

心中的庵堂  

2015-02-17 20:09:42|  分类: 海潮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心中的庵堂   刘先和心中的庵堂 - 雪域莲音 - 雪域蓮音

 

 

在我十三岁的时候,父母亲托人将我带回湖南老家去陪伴独居的外婆。

到了老家,我才知道外婆是个出家人,她住在离村里约二里多地的一个山间庵堂中。原本庵堂里还有一位出家人,不久前去世了,庵堂里便只剩下外婆一人。庵堂建在一个山洼地,紧贴在一突出的岩壁下,岩壁上的串串滴水直落在庵堂正殿的瓦上。我到庵堂的第一天,外婆就带我去了佛殿,教我双手合十,一一向诸佛菩萨行礼,并指着座座金身塑像,告诉我这是什么菩萨,那是什么罗汉。当时的我,在那幽静的殿堂中除了有几份神秘之外,见那些怪模怪样,“张牙舞爪”的塑像颇有几份恐惧,只是看见那面清目秀的观世音菩萨,心里才觉得平稳些。

山里的庵堂常有蛇出没,我就多次见过。印象最深的一次是,有一天清晨我刚打开门,见门槛外横躺着一条蛇,蛇的口中还含有一只特大的老鼠,老鼠的后半截身子还露在蛇口之外。我见此状惊吓得高喊外婆,外婆急赶过来从门后取出一把“响篙”(竹子做的,半截划破成若干瓣,打在地上会发出很大的响声,常用于晒谷撵鸡撵鸟),在蛇旁的地上打得“哗哗”地响,嘴里还说:“快走,快走,不要吓着我的孙孙。”一会儿,一直躺着不动的蛇便慢慢扭动,吐出老鼠后便爬走了。

还未待我从惊吓中回过神来,那条爬走的蛇又爬回来了。我又急忙高喊外婆,外婆见状,便从屋里拿出铁钳,夹住那死老鼠对蛇说:“走、走、走,我帮你放到一边去,不要再来了。”说着外婆便将死鼠丢在远处的草丛中,那条蛇也就顺着那方向爬走了。外婆摸着我的头对我说:“有菩萨保佑,什么都不要怕。庵堂边的蛇不会咬人的 ”

尽管这庵堂规模不大,而且又显偏僻,但在当地还颇有点名气,方圆数十里的人常来这里进香朝拜。每逢初一、十五来的人就更多。最热闹的还是观世音菩萨的几大节El,庵堂里简直人山人海,乃至整个山洼里都是人。每当这种日子外婆前前后后要忙好几天,光是照顾在庵堂里吃斋饭的人就不得了。外婆要提前几天打几桌豆腐,炸许多油豆腐,还要做不少的斋粑用作供品,也供朝拜的人拿回去共享佛菩萨的恩惠。到举办活动的这一天,外 婆更是忙碌,往往天不亮就要起床作许许多多的准备,接着便要跟那些专程来帮忙的人一一分配好工作。让我印象最深的是外婆主持拜佛时高声领唱佛歌的情景,她嗓音响亮,唱起佛歌来整个山洼里都会发出振荡的回声,那情景、那声音、那旋律至今还那么清晰地展现在我的眼前。

我在庵堂里住了整整一年,后因父母怕影响我的学业便托人将我带回家里,外婆也随即被安排在村里的一户亲戚家,从此离开了庵堂。又过了几年,听说那偏僻的乡村也闹“文化大革命”, 冲动的乡下人将那庵堂里的菩萨一举砸毁。前些年家乡来人说,那庵堂又修复了,香火比哪个时节都旺。

一晃四十年过去了,外婆早已作古。多少世事从我眼前窜过,未留下任何痕迹,唯独那座庵堂始终原原本本地印在我的心中,且随着岁月的流逝越印越深,我几次都起心要去老家看看久违的庵堂,但又怕自己去了以后再也不思返程,恐负了妻子和儿子,只好让那庵堂永远立在我的心中。

 

 

心中的庵堂 - 雪域莲音 - 雪域蓮音

  

心中的庵堂 - 雪域莲音 - 雪域蓮音

 

来源网路

  评论这张
 
阅读(237)|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