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雪域蓮音

生命旅途中,人們难免会自問:來到世間走这么一遭,究竟為了什么?真正的自己又在哪里

 
 
 

日志

 
 

人与自然不合谐惨遭报应故事一则  

2015-02-02 11:24:09|  分类: 因果奥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人与自然不合谐惨遭报应故事一则

2015年02月02日 - 雪域莲音 - 雪域蓮音

 
(讲述者 陶鉴 采写者 高耀峰)


 


    这算不算毫无疑义的因果报应,仁者见仁,智者见智。读者自可根据自己人生经验做出评判。


    这是发生在天水乡下的一则真实故事。


    1986年夏天,我(陶鉴)从党川乡政府秘书调任麦积风景区管理所所长。因为新组建,没有房子,暂借位于仙人崖的麦积后乡供销社的地方办公。管理所当时配有几名工作人员,于是决定办一个灶。聘请住得比较近的刘家坪农民刘守信做饭。这年夏天,麦子黄了,可还未收割。一天,我回了一趟南河川的家。第三天我回到所里时,刚走到大门口,见大铁门上吊着一条死蛇。蛇很粗,有十一二公分粗,长一丈一尺,就是近四米。挂在门上,而地上还拖了好长一段。这是一条罕见的大蛇,属无毒蛇。我顿生一种怜悯和惋惜,令人不忍看。一问,原来是刘守信捕的。他听人说仙人崖米家沟有两条大蛇,便萌生了捕捉的念头。今天早上,他叫上供销社的职工马学安,两人一起抓回来的。当地人反映,这里共两条蛇,蛇窝在农民的地里的一个坎下。习性有规律:早上九时出洞晒太阳,下午太阳落山的五时回洞,两蛇同时出进,形影不离。吃雀吃青蛙一类东西。有人见过,它盘于草中,将一只三四米高空飞过的麻雀猛然吸住,往后退,麻雀挣扎。蛇一口吸力不够,要换气。于是在其换气当儿,就有麻雀又前飞的情景。直换二三次气,麻雀也进进退退二三次,才被吸入腹内。


    当时,他和马学安带了一把木杈和一把铁锨,一个编织袋。到洞口时蛇还未出来,刘守信就用木杈捣蛇洞。蛇慌了,一条蛇从洞里飞窜出十多米,两人措手不及,这条蛇逃了。紧接着,后边又窜出一条,这一条速度稍慢一点,逃出洞后,就是庄稼地。蛇有个特点,草上快,而在不平滑的地上慢。所以,两人回过神来,又追上去,刘守信用木杈叉住头,马学安又用铁锨压住头,蛇身缠住木杈,马学安撑开编织袋,蛇慌乱中见洞,就钻了进去。他们将这条蛇卖给一个养蛇人,卖了70元。


    过了一些日子,就在我们附近的打麦场上,有一天,一名妇女去场里揽麦衣,刚用手一扒,突然发现麦衣堆里盘着一条大蛇,吓慌了,忙到不到百米的供销社里叫人。于是,马学安又叫上刘守信一起去抓了回来。这一条小,不到二米,卖了40元。


    可谁也没想到,时间不久,倒霉的事情接踵而来。


    当年冬天,刘守信养的一只本来打算过年的重达200斤的大肥猪病了。他请假回去请兽医看病,前后花了200元没看好,死了。又不敢吃,只有埋了。


    接着,是第二年开春,刘守信家一条膘飞体壮的秦川牛好端端的死了,价值3000元。


    接着,冬天。他的小孙子又跌倒在煤火里,全身多处烫伤。治了几个月。


    这年年底,给二儿子娶了媳妇。不久小两口吵了一架,媳妇回了娘家。二儿子去叫,说话不投机,他先动手打人,人家人多,他挨了一顿打。回来后,他怎么也想不通,第二天去媳妇娘家趁人不防,将媳妇杀死。被判无期,至今年2006年,还在服刑。


    后来,刘守信深深地悔悟了。

 

2015年02月02日 - 雪域莲音 - 雪域蓮音

 

 

               附:山上动物有神灵保护

 


    你相信不相信山里的飞禽走兽也有老天通过一些人用法术管着?这也是我当年亲自经过的一件奇事,挺有意思,顺便给老高你吹吹牛。


    1976年,我那时才二十多岁,刚当干部不久。当时在庙川公社当干部。当时全国搞路线教育。我和两个现疫军人吴照瑞、田学安三人分到庙川大队,我是地方干部,三人中我负责。那时都很年轻,啥也不懂,又闲不住,我们这个乡是原始森林区,有熊、野猪、狼等大动物,当然野鸡不少。他们两人都有枪,于是,我们就常常背上枪到山里去打野鸡。当然那时根本没有保护野生动物一说。他们两人枪法非常好,百米处可打住酒瓶。我们常找没人处去这样玩。每天只要进山,都能见到许多野鸡,他们常常举枪就打,可一只也打不上。路线教育时间是半年,已经过去了多半时间,打出了百十发子弹,连个野鸡毛也没打着。有时野鸡就在十几米处,也打不住。而百米打瓶子,一打一个准。气得两人没一点办法。


    有一次,我们和生产队一个干部闲聊,说起这事,他说:“这山上的东西都由刘家婆婆代神管着呢,她不发话,你们连个野鸡毛也别想打着。有人想打野鸡,必须先去求她,提点东西,打下野物要分她一点才行。”


    居然有这事!我们那时年轻,又是当兵的,从小全受的是所谓唯物主义教育,根本不信,全当山民们的愚昧无知的胡说八道,也没当回事,当然不会找她去了。可以后来好长时间,打了多次,依然没打下一个。我们听一些山民讲,在枪口上摸点血管用,偷着试了一下,可还是不行。


   有一天,刘家婆婆主动到大队找我来了,说没粮吃了,希望我给她点回销粮。那时不知咋搞的,农村年年粮食不够吃。农民日子非常艰难,常常忍饥挨饿。既然找上门了,我们手里又掌握着一些救济粮,有这个权呢。于是我顺便说,听说你有法术,管着山上的飞禽走兽,我也提个条件,我给你200斤包谷,你让我们在山上打上几只野鸡。我们这两个军官枪法都准得很,就是一个也打不上。


   其实,我是顺便说说的,全当笑话,因为我们根本不信会有这事。再说,给回销粮是国家政策,群众有困难,这些粮食本来就应该给,而且也不是无偿的,群众还得拿钱买,只不过是平价的。


   她没有否认,说:“好,能成。你们打去吧。”她说,现在大东西少了,她不让打,小的东西有时让打一点。她走后,我们还分析她是吹牛,世间不会有这么神奇的事情。不过,我们还是决定还是试试。当天下午,我们就背着56式半自动上山了。山上野鸡扎堆儿,田学安一枪打了两只。


  来源网路http://www.furnitureblog.cn/?uid-176653-action-viewspace-itemid-15741

 

2015年02月02日 - 雪域莲音 - 雪域蓮音

 

 

   

  评论这张
 
阅读(242)|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