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雪域蓮音

生命旅途中,人們难免会自問:來到世間走这么一遭,究竟為了什么?真正的自己又在哪里

 
 
 

日志

 
 

连根拔起的村庄  

2015-03-18 10:57:04|  分类: 传家宝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连根拔起的村庄  马德连根拔起的村庄 - 雪域莲音 - 雪域蓮音

 





 

 

 

     年三十,回乡祭祖,给父亲上坟。顺着山梁的路来,又顺着山梁的路逃掉。村庄,这个生我养我的地方,我只是瞥了一眼。是的,我不敢再看它第二眼,它灰头土脸地端坐在那里,我失掉了看它的勇气。


    卖掉老家里的房子,是在1992年。


    一共卖了七千多块钱。五间砖包坯的瓦房,父亲一辈子的心血,以及我余生的所有梦境,都在这些钱里。房子卖给了本村一户姓李的人家,还在一张白纸上写了一个协议,那张白纸布满油渍,皱皱巴巴的,一点也不体面,像极了我那一刻的心。签字的时候,手哆哆嗦嗦的,觉得自己是卖掉了父亲。


    是的,不仅卖掉了父亲。从此,自己再无家可归。


    父亲去世,我远在异乡读书,母亲投奔到姐姐那里,家里没有人,房子无人照料:这是我卖掉它的全部理由。尽管村里还有叔叔伯伯舅舅,还有其他一些亲戚,但我已没有了家。是啊,家在哪里?再亲的亲戚家,都是别人的家。再温暖的话语,也不过是寒暄。后来的一年,我在山坡顶上的三姑家借宿,三姑极热情,说,今晚就住在三姑这里吧,还不跟在你们家一样?半宿,我在她家炕上辗转反侧睡不着,一千句一万句地在心里问:这哪里一样?这哪里会一样!


    父亲是在翻盖这五间砖房时,累得咯血的。父亲的心思很明白,一旦我上学上不出什么名堂来,就以此作为娶儿媳妇的资本。父母之爱子,则为之计深远。果真如此啊。然而,心强命不强。他的身体急转直下,住不起医院,只好批发了一些青霉素,在家里输液。冬日的阳光,从新盖房屋的玻璃窗照进来,暖暖的,房梁间垂下一根铁钩,挂着父亲的输液瓶子。再暖的阳光,已经捂不热这个贫寒的家了。父亲临终之前,有人建议我去算算卦看看风水之类的,我笑笑,摇头。我敬重生活和命运就够了。


    姓李的人家,自从买了那房屋,就没有住过。在梦境中,我却一次次回到故乡,回到那几间房屋之中。有时候,我通过谷歌地图,看看我家的小院。虽然极模糊,依旧看得到它的破败和荒凉。倒是羊圈和牛圈旁边的几棵杨树,依然绿意盎然。羊圈里的那根木头应该还在吧。记得,当初盖羊圈的时候,用石头垒起的后墙由于地基不稳,要倒塌,父亲用手推着那面墙,一直等到我放学回来。也不知道父亲坚持了多久,如果那天我放学晚了,也许,早就没了父亲。刚进院门,父亲就喊我的小名,叫我赶紧找一根木头来。我慌了手脚,几次找来的,都不符合父亲的意思。倒是父亲沉稳,咬牙坚持着,直到我找来合适的一根木头,一下子顶在了要倒的墙体上。现在,那根木头活过了岁月,而父亲却没有活过一根木头。


    又一年除夕,回故乡给父亲上坟,顺便瞥了一眼院子。满院子的衰草,房屋的门窗都被砖坯垒上,院墙坍圮了几处,有牲畜越墙而入的脚印,杂沓凌乱,愈显破败。屋顶的瓦缝间,长了好多的稗草,硬挺挺的,鸟雀徜徉其间。我进到院子中间,站了半天没有动,想哭而没有泪,有的只是满心的疼痛。想起多年前,这个院子里,有父母亲,有姐姐,有我,还有几只羊,一头骡子,满是生机。每每放学归来,一进院门都要高高喊一声“妈”,然后,鸡们突然四散了去,狗摇着尾巴跑过来。夕照透过树缝,满院子纵横着枝柯的重影,磨刀石前,父亲拉满弓,正聚精会神磨着镰刀。然而,人世沧桑,这一切都不在了。母亲说,唉,你看咱们村现在灰塌塌的,都成什么样了。母亲远走他乡之后只回过一次村庄,那是她去赴亲戚家的婚宴,路过村庄瞥了一眼。唉,村里头没什么人了,街上连一个人也看不见,家家户户的门窗都被砖垒砌着,年轻人都进城住了,这个村可怎么办啊?母亲连声“啧啧”,然后,眼神呆滞在那里,半天没有一句话。是啊,村庄除了留守的老人,已经没什么人了。我家的左邻随儿女去了包头,右邻一家去了大同,都是长住,没有回来的打算。年三十的时候,我在父亲的坟前烧纸祭祀,一个岁数稍大的村人路过,他看看我,我看看他,彼此不敢相认。后来道出名姓,尽管很熟悉的名字,却一时语塞,不知道该如何称呼他的辈分。


    离开村庄漂泊了太久,我把村庄忘了,村庄也把我忘了。村庄成了空城,我成了无依无靠的人。


    真的会成为空城。当年老的一辈人故去,村庄所有的房屋都会坍圮,一场又一场的风刮过,把最后的一丝温暖也撕扯了去,家园就像一盏灯,黯然寂灭。这是多么可怕的后果,想都不敢去想。但问题就在那里摆着,原来村里的学校一到六年级的学生都有,而现在,连学校都没了——绝大部分孩子都随父母到城里上学去了。


    村庄,已被连根拔起。


    或许有一天,所谓家园,只是先祖的坟茔所在地。每年到了清明,或者年节祭祀的时候,所有的人驱车从四面八方赶回来,祭奠过祖先后,各自匆匆离去。那时候,无人居住的家园就真的成了一片废墟。我想,每个人即使在外面走了多远的路,成就了多大的事业,若是家园荒败了,最后都会沦为无家可归的人。

 



 

连根拔起的村庄 - 雪域莲音 - 雪域蓮音

 来源网路

 

 

 

  

   我们生活在一个家庭中的人也是如此,历代宗亲祖辈父辈全部相继过世,现在只剩下他们的名字而已,自己同辈的兄弟姊妹等也有许多已经离开人世,时过境迁,此时此刻我们全然不知他们转生在何处。                                                         

                                -------《大圆满龙钦宁提前行引导文》

                             http://www.zhibeifw.com/ssfb/dxb/dayuanmanqx/03-03.php

  评论这张
 
阅读(250)|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