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雪域蓮音

生命旅途中,人們难免会自問:來到世間走这么一遭,究竟為了什么?真正的自己又在哪里

 
 
 

日志

 
 

那个先生 那座小庙  

2015-04-28 20:15:04|  分类: 海潮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那个先生 那座小庙 - 雪域莲音 - 雪域蓮音

  

 

 

 

   人到了需要回忆的年龄时就会发现,一个人的一生,经历过的事和见识过的人,太多太多,许多都已模糊或者忘记,而有些人和事,在经历了岁月的沉淀后,却会随着时间的救人而越来越清晰。就像我记忆中的那个先生,那座小庙。

 

    我在学龄前,由于父母忙于工作,被送到了鲁西北的姥姥家,由姥姥照料我。姥姥家是一个很大的四合院,院内院外长满了枝叶茂密的树。出门五十米开外就是一个很大的水塘,在我们家乡叫湾。湾里的水很清也很深,长满了茂盛的芦苇。姥姥要下地干活又要做家务,没有多少时间照看我。而我却被这个全新的环境所吸引,跟在一群大孩子后面常常乐不归家。他们教我爬树,做泥人,带我到湾边捉小鱼。这可急坏了也吓坏了姥姥,她是成天唠唠叨叨,怕我磕着碰着又怕被水淹着。后来在姥姥出去干活时,就把我和家里的那只叫黑子的四眼狗锁在家里。我的哀求和反抗在姥姥的坚持下是没有用的。这样没过几天,姥姥突然笑盈盈地对我说 : 明天就不锁你了,送你去学堂念书。这个先生可是个有大学问的人,心眼又好,他是你爷爷的学生。姥姥踮着一双小脚,忙来忙去的,从箱底翻出一块印花粗布连夜给我缝了一个小书包。


    第二天早上,和我家相邻的婶婶的女孩小爱子就来喊我上学了。那时农村的孩子上学都很晚,小爱子比我大了四五岁,才上一年级。在姥姥的叮咛声中我们去了学校。学校坐落在兀村西头的一座小庙里。由于年代久远,小庙的外观很陈旧,斑驳的墙壁,多处露出了残损的青砖。房顶的青瓦上长满了青苔。一棵歪脖子大枣树,它的主干居然是从小庙的墙壁里伸出来的,茂密的树干遮掩着小庙的大半个身子。小庙前面有一块很大的空地,空地上有一棵突兀的老槐树。那是我们课外活动的地方,老师的讲台是庙里的供桌,缺了一条腿,用碎砖垫着。学生的桌椅都是用枣木板钉成的,极其简易,但很结实。可最让我毛骨悚然的,是在教室的另一头,那一尊尊保存完好,色彩清晰,面目狰狞的神像。小爱子对我说:不要怕,那些神都是专门用来整治坏人的。只有做了坏事的人才害怕。我们没有做坏事,我们都是好人。虽是那么说,我仍不敢回头,还总是感觉到脊骨梁一阵阵往上冒凉气。小爱子还神秘地对我说,老人都说那些神的肚子里都是金子。学生见我是新来的,都七嘴八舌地在给我还没谋面的先生画像,这个说先生很凶,那个说先生不凶就是从不会笑,一个说先生是吃百家饭的,另一个说先生没有娶老婆,更有的说要是做错了事,先生的教鞭会打得很疼....


    在我紧张而又好奇的期盼中先生来了。他是个瘦高个,脸显得很白皙,一双不大的眼睛躲在一副很古老的圆圆的眼镜后面,眼镜腿上还有一条不长的小链子,在耳边晃来晃去的,模样有些滑稽。他的衣服更是奇怪,那是我从没有见过的一件土布做的蓝色长袍,在腰间还系着一条麻绳,长袍的一角就勒在麻绳上。他的头发留得较长,很齐整地往脑后梳着。他一只手里拿着几本已经旧得起了毛边却很整洁的课本,另一只手里拿着一截已经磨得发亮的树枝,低着头,脚步很轻似乎怕踩着什么似的,上课时我才知道他手中的树枝是教鞭。


    上课了,先生首先从座位上把我抱起来向大家介绍了我这个新生,并说我的年龄最小,要求同学们好好照顾我,直到正式上课我才知道,我们二十多个学生竟然是四个年级。一二年级学生最多,而四年级只有一个学生。老师先给三、四年级的学生出了复习题,接着就给我们一、二年级上课。由于时间太过于久远,我那时又太小,他上课讲的什么我已经记不得了,但我至今仍清晰地记得,他在黑板上写下的方块字很优美,我们一遍遍地跟着他读课文,学完了语文,再学算术。他从八仙桌下拿出来一堆整齐的小棍作为教具给我们做着讲解。我们的课上完了,就到教室外面用小树枝在土地上练习写字和做算术题。小爱子说,这是先生发明的,为的是节省铅笔和纸张。等练习好了再写到本子上交给先生批改。先生则在教室给三、四年级上课。先生除了教我们语文和算术,还教我们背诵《三字经》和《百家姓》,告诫我们做人就要做个好人,因为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听舅舅说,先生是方圆几个村子最有学问的人,我们村里的会计和识字的妇女队长都曾是先生的学生。村里的人都很尊敬他。


    先生的脾气极好,我从未见过他在课堂上发脾气,但是有一次,我们在大同学的带领下,到湾里去捉小鱼和蝌蚪,全然忘记了上课时间,等我们气喘吁吁地跑回学校时,先生正急得在小庙前来回踱着方步,。先生让我们列队站在槐树下,每人都伸出双手,他用教鞭在每只手上打一下。我看到挨打的同学个个都疼得呲牙咧嘴,我伸出小手,吓得眼泪都流出来了,可先生的教鞭只在我手上轻轻地放了一下。这件事情让我终身难忘。


    先生和小庙,还有一群乡下孩子,在那个特定的年代,在那段美好的时光里,让我感受到了城里孩子全然享受不到的童年的快乐。我已经完全融入到了这种生活里面。我原以为就这么快乐下去了,但等我到了上学的年龄,父母就把我接回城里的家中。


    十几年过去了,我参军入伍后,又陪同母亲回到故乡。家乡的变化是巨大的。舅舅带我又去了我曾魂牵梦绕的学校,那里早已没有了小庙的踪影,取而代之的是一所气派的乡村小学,当我打听先生的下落时才知道,先生已去世多年了。舅舅告诉我,先生最后穷困潦倒,就是在破败的小庙里度过的,全靠着乡亲们的接济度日。他死后,乡亲们就把他葬在了小庙对面的麦田里,为的是让他能看到小庙。舅舅说小庙也没能逃脱那个时代的厄运,“文革”中,从外地来了一群红卫兵把小庙给拆了,把里面的神像都给给砸了,在我的要求下,舅舅尽可能地详细介绍了我先生传奇般的一生,没有人知道他的身世,只知道他的家在关外。他来到我们这里时年龄还小,靠打短工为生,是我那教私塾的爷爷收留了他。他聪慧好学,成了我爷爷的得意门生,后来也就做了先生。当我问起他为什么没结婚时,舅舅说理由是他是个不知底细的外乡人,没房没地又拿不出聘礼。我想他的内心一定很苦,他把无人理解的痴情和苦闷都一起带离了喧嚣的尘世。


   往事如烟,半个多世纪过去了,那个先生,那座小庙,却始终在我记忆中升腾着。

 

 

 

 


那个先生 那座小庙 - 雪域莲音 - 雪域蓮音

 

 

转载来源《远去的箫音》

  评论这张
 
阅读(160)|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