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雪域蓮音

生命旅途中,人們难免会自問:來到世間走这么一遭,究竟為了什么?真正的自己又在哪里

 
 
 

日志

 
 

母爱拳拳  

2015-05-08 20:27:42|  分类: 传家宝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母爱拳拳 路来森母爱拳拳 - 雪域莲音 - 雪域蓮音

 


 

 

    一个人闲处时,就常常想到母亲。


    而每次想到母亲,头脑中映现的,又总是母亲晚年,茕茕孑立的影像。瘦瘦的母亲,一个人,在庭院中站着,或者行走在大街上。


    父亲比母亲早去世几年,最后的几年里,是母亲一个人待在家中。她说,她不愿意跟着我们居住,不习惯,更愿意守在乡下的老屋里。我想,那几年里,母亲心中唯一的牵挂,就是我们。她把牵挂,凝注到孤独中,流淌在寂寞的河流里。


    她力所能及地做着一些事情,一些为我们而做的事情。


    她知道我和妻子喜欢吃野菜。每年春天,就顺着时令,为我们采挖一些野菜。先是荠菜,然后是苦菜,然后是白蒿芽……采挖多了,就打电话给我们,要我们回家拿取。那几年我一直在教高中毕业班,所以,自己很少回家,多数情况下,是让妻子回家拿取。而妻子每次回家,母亲总会问一句:“他爸爸怎么没来啊?”


    妻子把这话转述给我,我们相对凄凄。


    妻子从母亲手中取回的野菜,总是摘洗得很干净;有时候,母亲担心我们会嫌苦菜太苦,就事先将苦菜在清水中浸泡一夜。浸泡过的苦菜,特别清泠,它仿佛,映着母亲一生的清苦,映着母亲那颗清澈的心。

 

   庭院中,有两棵树:一棵是枸杞树,一棵是杏树。


    枸杞树,栽植于堂屋门边上,主干有拳头般粗大,婆娑一架,莹莹可爱。一年结两次籽,初夏一次,秋末一次。深红色的枸杞子,饱满润实,生一院喜气。有几年,我的工作单位距家较近,几乎天天回家。枸杞子成熟的时节,我就摘取枸杞子泡茶喝。母亲记住了我的喜好。后来,当我的工作单位远离家乡,不能经常回家时,每当枸杞子成熟,她就总会为我采摘一些,阴干,制作成“枸杞茶”。


    我知道,宁夏的枸杞子最好,而且在商店里都能买到;但那几年,我都是喝母亲制作的枸杞茶。只因,那里面,有着母亲对儿子的眷念和牵挂。


 

    杏树,是一株“麦黄杏”。小麦收割了,杏子也就成熟了。按照农村的风俗,这个时节,要上“夏麦坟”——祭告祖先,小麦已经收获了。这个时候,我和妻子必得带上孩子,回家祭祖;这一天,也是母亲最高兴的一天。一回到家,母亲必定把我们领到那棵杏树前,说:“你们不回家,我是不准任何人采摘的。”我知道,在母亲心中,儿女,永远是放在第一位的。接着,我们和母亲,一起采摘最饱满、最成熟的杏子,好作为祭祖的供品。

 

    杏树上,拴有好多红色的布条,风吹之下,猎猎作响。我知道,那就是母亲对我们的召唤……那一年,我曾经连续好几周没有回家,因为正是毕业班冲刺阶段。高考一结束,我即刻赶回家中。按照惯例,我把本家的几位远房哥哥叫到家中吃饭。饭间,谈起我好长时间没有回家了,在一旁的母亲,笑着对我说:“你知道吗?你整整两个月零九天没有回家了。”那一刻,我惊呆了……母亲是一天天地计算着,等待着我啊!


    母亲去世的前一年,秋末,我们回家看母亲。临走,母亲忽然拿出一个枕头,交给我,说:“听说你睡觉不好,我给你做了一个枕头。”我接过枕头,沉甸甸的,晃动一下,还唰唰作响。我问母亲:“填的什么东西?”母亲说:“荆树花籽。”我惊讶地看着母亲:“你怎么采的?”母亲说:“就一点点地采的。”我想,这么多的荆花籽,年迈的母亲,要跑多少山路啊?仅仅就是因了她的儿子的睡眠不好。哎,我的母亲!


    母亲去世后,我一直枕着那个枕头,并且必将继续枕下去。我情愿迷信着,期盼在这个枕头上,能够夜夜梦到母亲……

 

 

 

母爱拳拳 - 雪域莲音 - 雪域蓮音

 

来源荆楚网

 

 

  ***   ***   ***  

 

 

 

 

   若能报恩,即是智者称赞之处。


   如果能报答母恩,即是智者所称赞的地方。


   佛在《杂宝藏经》中说:我不但现在称赞慈爱孝敬,我在无量劫中也常常赞叹。


   《大方广如来不思议境界经》说:“供养父母、和尚、尊师,及世间中曾致饶益赖其恩者,应念倍增报恩供养(应忆念加倍报恩供养)。何以故?以知恩者,虽在生死,不坏善根;不知恩者,善根断灭,作诸恶业。故诸如来称赞知恩,毁背恩者。”


    如《龙王鼓音颂》云:“大海及须弥,地等非我担,若不知报恩,即是我重担。若人心不掉,报恩及知恩,令恩不失坏,智者极赞此。”


   如《龙王鼓音颂》所说:“大海水藏、须弥山王、大地等,并非我的重担,若不知报恩是我的重担。若有人心不散乱,知恩报恩,令恩德不失坏,智者对此无比赞叹。”


   下至别人施给自己一杯茶,我们也要报恩。不知报恩的人不如一只狗,因为给狗喂食,它也会摇尾乞怜。


   总之自母未住正念,心狂目盲,复无引导,步步蹎蹶趣向可怖险崖而行。


   总之,自己的母亲没有安住正念,狂乱、盲目又无人引导,她正一步一跌地走向可怖的险崖。


   既无正念、心识狂乱,又无眼目不识正道,又无明眼人引导,前方又是险崖,这是何等可怕的境地!

 
   其母若不祈望其子,复望于谁?若子不应从其险怖救度其母,又应谁救?故应从此而救度之。


   此时,母亲若不祈望自己的孩子,又能希望谁来帮助她呢?如果孩子不应从险难怖畏中救度母亲,又该由谁来救度呢?所以,孩子应当从险难中救度母亲。


   如是若见为母众生,由烦恼魔扰乱其心,自心无主而成狂乱,又离慧眼观增上生、决定胜道,又无真实善友引导,一一刹那造作恶行,如步蹎蹶。


   如是,若见诸母有情被烦恼魔扰乱内心,心识无法自主而成疯狂,而且远离慧眼,不见增上生与决定胜的圣道。又没有真实善友的引导,每个刹那都在造作身口意的恶行,就像一步一跌一样。


   总于生死,别于恶趣,奔驰悬险。


   母亲总的是趣向生死,特别是趣向恶趣,正奔驰在悬崖险道上。


   母当望子,子应济母。如是思已,拔出生死而报其恩。


   母亲希望孩子救护她,孩子也应救济母亲。如是思惟后,从生死中拔济诸母,以报母恩。


  《集学论》云:“烦恼狂痴盲,于多悬险路,步步而蹎蹶,自他恒忧事,众生苦皆同。”


  《集学论》说:由于烦恼而狂乱、愚痴的盲人,在充满危险的悬崖道上,一步一跌地行走。


   自他恒时处在忧苦之中,都是轮回中无有眼目、精神狂乱、即将堕入恶趣长劫受苦之人。所以,自他众生同在苦难中,同是受苦之人。


   此说如是观已,不应于他寻求过失,见一功德应觉希有。然此亦合苦恼之理。


  《集学论》中这五句的本意,是教人不要寻求众生的过失,因为自他同处在悲惨境地中,理应同病相怜,若见众生有少许功德,也要觉得稀有。


  《集学论》前三句所说的情形,也符合众生苦恼的道理。换言之,为了表达“佛子应报母恩”这一意义,宗大师借用《集学论》中的三句比喻,描述诸母有情悲惨危险的处境,说明佛子救度母亲义不容辞。

 

 

 

母爱拳拳 - 雪域莲音 - 雪域蓮音

 

来源网路

  评论这张
 
阅读(326)|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