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雪域蓮音

生命旅途中,人們难免会自問:來到世間走这么一遭,究竟為了什么?真正的自己又在哪里

 
 
 

日志

 
 

远去的星空  

2015-06-08 09:26:27|  分类: 海潮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远去的星空 东方樵

远去的星空 - 雪域莲音 - 雪域蓮音
 

 

 

 


  若问什么地方离星星最近,我说是乡村。若问人什么时候离星星最近,我说是童年。


  在乡村长大的人,谁会忘记这种场景呢?仲夏夜,乡场上满是纳凉的人,我们那时很小,躺在竹床或铺板上眨巴着眼睛,仰望那些同样对我们眨巴着眼睛的星星,童心中充满着好奇和敬畏。在叔伯婆姨们的指点下,我们认识了那大饭勺状的北斗星、南斗星,认识了那隔河相望的牵牛星、织女星,也认识了那拨浪鼓似的鼓儿星和巨人般的道人星……当然,也听熟了牛郎织女的故事,唱会了不少关于星星的歌谣。那缀满珍珠似的星空,是一本神奇伟大的书,它真的是有“千亩神话”、“万顷传奇”。


  看,出现在西南天的道人星,好大好大哟,几乎占去半个天。“道人坐,人受饿;道人跪,吃新米”,我们每晚都关注着他身姿的变化,有担忧,有期盼,有惊喜,看到“道人”渐渐地跪起,我们谁不欣喜?仿佛嗅到了新年谷物的清香呢。“鼓儿星,七个角,东边起,西边落”,这歌谣谁都会唱,但真正能守望这灿烂的“拨浪鼓”升到中天的,是那些瞌睡掳不去的孩子,那个在天上市街里游走的货郎总是姗姗来迟。瘪嘴的老阿婆说,“天上一颗星,地下一个丁”,我们哪个不是瞪圆了小眼睛,痴痴地寻找那颗属于自己的星?小小的心里默默藏着祈望:得选择一颗亮星做自己生命的星辰,说书人说过,英雄豪侠都是“文曲星”“武曲星”什么的哩。而我更勤心地守望南方的星空,母亲说,说不定哪天半夜,天宫的门“訇”的一下打开了,玉皇大帝派神仙下凡,接那些没有睡着的人到天上去,上天的人也就成仙了,我是很想成仙的。或许正在寻觅守望的时候,忽然看到一颗流星倏地从夜空划过,它很快就消失了,人又会生出一种莫名的忧伤,心想不知道哪儿又死了一个人呢!星星与世间的生活如此密切相关,听说佛祖也是在在菩萨树下跌坐四十八天,十二月八日,明星出时,豁然开悟的,这些既让我们感到亲切,又让我们感到神秘,谁个不在童年广袤的星空里,种植五彩斑斓的梦想?


  我有过一次与俄罗斯作家奥?别尔戈利茨类似的经历,但比她幸运,真的看到了白天里的星星!我少年时代是在外婆家度过的,成天与表兄打滚。也是一个炎热的日子,表兄神秘兮兮地对我说:“白天也能看见星星,你信不信?”我抬眼望老半天,颈看酸了,眼看花了,却没见星星的影子。表兄说,这样子是看不到的,想看就跟他一起放牛去。我半信半疑地跟了去,走了一里多路,来到一个山垴里,这里长着几棵几人合抱的大枫树,树下是一片干硬的土坪。表兄令我在土坪上仰面躺下,我问干什么,他说:“看星星呀!”开始,除了树叶我什么也看不见,就怪他蒙我。他叫我挪动身子,躺在正对树缝的地方试试。果然,透过树缝,我看到了几颗疏星,它们静静地泊在蔚蓝的空中!尽管它们的光芒很细弱,但仍在闪烁!我弄不明白为什么透过树缝就能见到星星,出乎意料地见到了这些白天里的星星,我感到满足和快乐,哪怕脊背在硬地上蹭疼了,衣裤上粘满了土灰。哦,那真是一个值得怀念的夏天!


  最难忘的是我居然看到彗星!那是1970年夏天的事,我在乡村已当了四年农民。彗星最早的发现者是一个叫“奎老板”的人,他是队上的保管,一日凌晨四点的样子,他到仓库准备打场的事,猛然见到南边天出现这么个吓人的星体,就悄悄对我母亲讲了。他说:“八婶,我看见了扫帚星!”后来母亲连续几个夜晚,悄悄把我叫醒,拉我一同到乡场上看。那颗彗星远比书上介绍的哈雷彗星壮观得多,它好大好长,恐怕足有一丈多,像煞一把其大无比的扫帚,高高地悬在村头那棵百年古枫上空。直到东天露出曙色,它才渐淡渐消,最后彻底隐没了。我和母亲真个是悄立“乡场”人不知,一星如“帚”看多时。我们不敢惊动任何人,也不敢对任何人说,母亲深信,天上出现“扫帚星”,是天下大乱的征象。当时正是文革期间,若是对人说扫帚星什么的,人家就会说你诬蔑革命的大好形势,唯恐天下不乱。我自然不象母亲那样怀着深深的隐忧,宇宙的奇观使我暗自惊叹不已。当时乡村看不到报纸,不知道对彗星是否作过报道,所以,我至今还不知道这颗彗星的名字。


  那也许是我最后一次怀着强烈的好奇心凝望星空。记不清从哪天起,我渐渐地丧失了对星空的好奇和敬畏,对星空,并不比对大街上一个风姿绰约的女人蓝底白点或白底红点的衣衫更留意。几十年过去了,脑瓜子里虽残存着诸如“恒星”、“行星”、“光年”之类的概念,而对星空生动的感性把握却仍停留在孩童时代的水平,我并没有更多地知道些什么。一年前编校报,我读到好几份写观察流星雨的稿件,看到那描写等待的焦灼、观赏的热狂的文字,我就感到一种隐隐的悲哀袭来,关于流星雨的预报我也在报上见到过的呀,为什么就坦然地错过了那个观察宇宙奇观的日子呢?我想,不少同龄人大概和我差不多,眼光已只习惯于俯视现实的地面了,犹如飞蛾扑火,奴隶于心外的物欲,再没有闲情去理会星星。星星不是可以赚钱的果子,更不是可以发财的“珍珠”,我们还哪有守望它们的兴致?功利心的膨胀,好奇心的风干,使我们离星星越来越远,离洒脱脱的赤子之心越来越远!

 

 

 

远去的星空 - 雪域莲音 - 雪域蓮音

 

远去的星空 - 雪域莲音 - 雪域蓮音



来源网路

  评论这张
 
阅读(211)|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