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雪域蓮音

生命旅途中,人們难免会自問:來到世間走这么一遭,究竟為了什么?真正的自己又在哪里

 
 
 

日志

 
 

同病谁怜  

2015-09-20 10:39:51|  分类: 因果奥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同病谁怜 慧 悯
同病谁怜 - 雪域莲音 - 雪域蓮音
 








  一双眸子,似两汪碧潭般深邃,在久远的记忆中曾多少次重复出现,又曾多少次由我自己强制自己忘却。

  然而,它们又出现了,只不过这一次却是真实的。面对轮椅上的我,惊愕,茫乱,一抹眩惑在这眸子中闪过,目光停驻在我的脸上。她终于确认了是我。眼神迅速恢复了沉静。那沉静是一种异常的美。望着秋风萧瑟中架着双拐的她,我的心被深深震撼着。蓦然相遇,使我未及审视她那人到中年时特有的成熟,占尽心田的却是二十多年以前的她。

  在那个史无前例的漫长的疾风暴雨的年代,吴静是比我低一年级的同学。当年我正是毛头小伙,青春焕发,出身烈士家庭,自然是响当当的红五类子弟,天生的红卫兵头头。我带着一帮人到处抄家,组织批斗会。在一次批斗会上,我遇到吴静,她班上的红卫兵向我汇报,她是资本家的大小姐。她温文尔雅,亭亭玉立,而且透出当时使我恼火的一丝傲慢。她沉默不语,垂手站在被批斗的父母身边,似乎在发抖,却又看不出畏惧。她的神情引起了我的注意。

  突然,已是斑斑血痕的两个老人被打倒在地,随着一声裂人心肺的嘶喊:“爸爸,妈妈!”吴静冲到台上:“你们为什么打人,要文斗不要武斗!”“哈,你这狗崽子想翻天哪?没有说对资本家不许武斗哇!”令我吃惊和刻骨铭心的是:当时吴静的双眼不再是深不见底的湖,而是愤怒,就像一座火山进发着岩浆。

    “怎么?不服气,让她跪下,向人民低头认罪!”不管台下如何排山倒海,吴静仍然挺立着。分不清是“阶级的义愤”还是兽性的驱使,当时我抄起一根大木棒,使尽力气朝着吴静的双膝打去:“啊——!”随着惨叫,她跪下了,倒下了,再也没有站起来。

  事隔一星期,整整七天,这天数我是记得再清楚不过了。我突然从九重天堕入地狱。不知是什么人将狗血倾到已牺牲多年的父亲头上,而我则从一个烈士子弟变成了一个叛徒的狗崽子。此时,只因为我为父亲说了一句:“他决不会是叛徒!”竟然也被说成是混进革命队伍中的阶级异己分子,替反动老子耀武扬威。

  那是一个与斗争吴静时同等规模的斗争大会;造反派们也要我跪下,我硬是不服;也是一个红卫兵的头头,抄起一根铁棍朝着我不屈的膝打过来,我还来不及叫就被砸倒了,跪下了,从此也没能再站起来。

  仅仅一星期之隔,竟然发生了极其相似的戏剧性的一幕。但主角不再是吴静而换成了我。……

  尽管这段往事已成为遥远的记忆了,但多少年来,隐隐作痛的双腿总让我忆起那残忍、罪恶的一幕,心头仍是阵阵颤栗。在真实的人生中,我和她都经历了一场几乎是毁灭性的风暴。在这风暴中,我失去了双腿,却经受了另一番洗礼,换回了一点对人、对人性、对因果、对报应的思考。然而,当我感到自己已经受过惩罚时,却又与她重新相遇了。

  ……

  面对轮椅上的我,她垂下眼睑。看得出她注意到我掩盖在毛巾被下已截肢的双腿。压抑了许久的不可饶恕的自责、伤感使我开了口:“吴静,这许多年,你,你生活得好吗?”她抬起了那长长的、美丽的睫毛。从深邃的双目中我又读到了属于逝去年代里的她。仍是难耐的沉默。这沉默对我来说简直是一种心灵上的折磨。难道你吝啬得连一个字也不肯给我,哪怕是点点头或是摇摇头?就在她挪动双拐准备离去的一刻,回转头,眼波一瞥。虽然是淡漠,更似乎是漫不经心的一瞥,却像是在我还备受负罪感煎熬的心上又狠狠抽了一鞭,旧创痕,新痛楚。 

  只不过这一次我不再仅仅是为我自己难过,更多的是为她,为她心灵中不肯宽恕的重负。







同病谁怜 - 雪域莲音 - 雪域蓮音
 
文章来源网路
  评论这张
 
阅读(129)|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