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雪域蓮音

生命旅途中,人們难免会自問:來到世間走这么一遭,究竟為了什么?真正的自己又在哪里

 
 
 

日志

 
 

来自异乡的驴  

2015-10-28 10:28:13|  分类: 因果奥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来自异乡的驴   耿 立来自异乡的驴 - 雪域莲音 - 雪域蓮音 



  那是我的父亲和一头远道而来的驴子。
 
  那几年是父亲人生失败的最低谷处,先是长疮,一年不能行走,再是到山西吕梁、安徽毫州,都是做货郎。后来去了河南的许昌,在那儿靠拖地排车苦力营生.父亲回来了,带来一头来自异乡的驴子。
 
  驴在我家一年,就卖掉了.卖它的时候,父亲把家里的黄豆炒了一升,让驴好好吃了一顿饱饭走了。
 
  驴走后,我才感觉到它在家庭里的位置和意义。

  驴子卖掉后,父亲陷入了一种孤独和自责,父亲不善语言,他把与驴子无言的交流当成了一份生趣,在艰难的岁月里,与人处不易,这也许是驴子和父亲深层情感的隐秘,父亲在河南许昌做苦力时与驴订交,一共四年形影不离,在冬天父亲把取暖的被子披在驴子身上,霜雪把驴的额头覆盖,但生活的逼迫,使得父亲不得不把驴子卖掉还债.
 
  但是一天夜里,父亲说"驴子回来了",起身果然见驴子站在门前,那时天还未明,就像童话里的驴子一样,驴子在门口站着,我想它可能会开口说话,告诉我们它在那遥远村庄的事和对父亲的思念,父亲开开房门,让驴子进来.那驴子一点都不客气,径自的走进房子,父亲掳掳驴耳,驴子用脖子贴贴父亲,就差没有拱手问安了。
 
  父亲把驴子送回买主,后来,驴子隔一段时间还来,在门口站一下,又原道返回,那时在真切的驴的叫声里,在农村天色微明的田野上,那头驴子远去了。
 
  有一天,父亲到公社拉着车子买化肥,远远就见一个驴子拖着犁铧奔跑而来,蹄脚上满是犁铧碰撞的血痕,听见驴子后面人的吆喝;疯了,驴疯了,躲开。那驴子拖着犁铧飞跑着,全然不顾撞着蹄脚,咣当咣当.但等驴子到了父亲面前,却沉静了.父亲细看,原来是我家卖掉的那头驴子.驴子表现了一种激动,父亲拉化肥从这个村旁经过,正是父亲卖驴的地方,不知是什么灵犀,正在耕地的驴子知道了父亲经过,它好象要尽地主之意,非得和父亲会面,它焦躁不安,向驭它的人发出信息,但它的主人终于听不懂,于是就上演了从田野罢工、逃遁、飞奔的一幕.
 
  父亲把这件事给大家说了,大家都感到惊奇,驴的脾气确然是倔,它可以不耕地怠工,你可以鞭打,可以断绝它的粮食,但它非要见父亲一面.
 
  可是后来,我离开了村子到公社求学,驴子夜晚到我家来过几次,我都没见到.但驴和人一样,暮草苍黄,终要老去,老了的驴子步履开始显得迟缓,牙齿开始脱落,在一日夜里,父亲起来,他知道驴子来啦,但拉开门闩,父亲看到了这样吃惊的场景.
 
  满脸泪水的驴子前膝跪着.是那样的不依不饶.
 
  驴子的买主看到驴子一天天老去,不能再做重活,就于夜里商议,天一明把驴子牵给屠夫宰杀换钱,敏感的驴子肯定是感到了血腥要扑鼻而来,她挣脱了缰绳,回到了父亲这里.
 
  已经没有多少毛发的驴子跪着,脖颈上满是鞭痕血痂,它开始悲鸣,一声一声,父亲说就像孩子的涕泣,这就是驴子的命运,老了的驴子难免被宰杀的命运.耕地、拉磨、侮辱、鞭达,但都没有改变这头驴子的敏感的生命,在被蹂躏的日子将要终结的时候,它在夜里为它和像它一样的驴子悲鸣,真是何堪其痛!让鞭打的人听到那种叫声低头反顾,是的,多少听到了驴子的叫声的人再也睡不安稳了,夜,驴夜,让人感慨!
 
  我知道爱驴子被人看作不雅.但人和万物应该是一样的,关怀驴子是一种对生命的珍爱和敬畏,是一种大良善,硕儒周敦颐"窗前草不除",人问其故,他说"与自家意思一般".因为窗前草体现了自然界的"生意"."为天地立心,为民生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事开太平"的张载喜欢"闻驴鸣",这也不是别的,因为驴鸣体现了自然之道的生命谐和.驴叫看起是小事一桩,但我们可以意会良多,回味良久.父亲把驴子赎回不久,驴子就死掉了,父亲独自把驴子埋掉,埋在一个不为人知的地方,时隔多年,父亲也死去,我总想为父亲立一块碑,上刻:这是一个热爱驴子的人.但碍于乡村的风俗,我一直没有这样做,但歉疚一直折磨着我,对驴子对父亲,我想说:
 
  "我爱你们,驴子和父亲!"
 
 
 
来自异乡的驴 - 雪域莲音 - 雪域蓮音
 

来源网路
 
 
 
 
不要再杀生了!——法王如意宝晋美彭措在2000年极乐法会上的讲话
童年的梦 你知道小虱子有苦受吗? 红蜻蜓与花蝴蝶
“臭臭”的故事 那只蹒跚行走的无头龟…… 狗王之死
颠倒的慈爱 母子情深 用生命当玩具
我们是人还是鬼? 被网的小鸟 可怜的老鼠
野蛮的儿童 骇人听闻的驴之死 厨师的技艺
“我总觉得他很脏” 打狗的“英雄” 吃蛇的愚昧
吃田鸡 吃甲鱼进补 贪图肉食的隐患
代牛乞命 谁肯将刀割自身? 难忘的一餐
饭店里的罪恶 为忠实的朋友哭泣 市场上的甲鱼
杀年猪 陋习与盗猪者 此怨向谁申?
重庆火锅 惊人的相似 善待生命
菜市场的沉思 牟取暴利 残忍的屠夫
良心上的谴责 喜宴中的残酷 结婚喜宴杀生多
可怕的梦魇 一堂解剖课 用人体做实验
马博士疯了 对动物实验的反思 残杀蚂蚁
惨杀幼蛇的报应 不屈的蛇 活剥兔皮
田间尸场一瞥 川北杀生一览 毒药的危害
养蜂专业户 惨死的蝎子 农家人的自白
鱼的遭遇 被鲸血染红的海湾 山顶上那高高的坟茔
被感动的垂钓者 夹皮沟的猎人 扫荡伏牛山
杀狐狸的果报 藏羚羊被掠杀 自找苦头
咎由自取 戾气致凶 动物是我们的朋友
水滨不再美丽 小牛与妈妈 为什么只重视人的生命?
颠倒的保护 监狱中的“动物” 胎儿亦不应杀
被残害的小生命 孩子你在哪里? 最凶残的动物
残酷的死刑 忏悔过去 痛改前非
澄清你的误解
结语
  评论这张
 
阅读(148)|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