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雪域蓮音

生命旅途中,人們难免会自問:來到世間走这么一遭,究竟為了什么?真正的自己又在哪里

 
 
 

日志

 
 

姑姑的灯笼  

2016-03-16 10:00:00|  分类: 海潮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姑姑的灯笼 妙  常
姑姑的灯笼 - 雪域莲音 - 雪域蓮音
 
 





翻开尘封的记忆,试图和岁月赛跑,将一页页的泛黄景像,从老旧的箱箧中,寻找出一些断简残篇。记忆中,最欢喜的一个灯笼,是姑姑花了十块钱买给我和小妹的纸灯笼。

那灯笼是用粉红纸糊的,买来时扁平,往上一拉,就成了圆筒状灯笼。里头的灯烛架还得自己动手将铁丝竖起来,才能点灯。简单的纸灯,外头什么图案也没有,更别说鸟兽、飞机等特殊造形了。小时候家里穷,没什么特别的娱乐,那时的孩子比较单纯,五六岁的年龄也不懂得和大人坐在电视前打发时间。加上自己的父母亲做生意忙,每逢节日更是热卖的日子,两个孩子自然是乖乖地守在家中了。好几年的小年夜都是跟着住在隔壁的姑姑一起过的。我和妹妹高兴地拿着姑姑为我们买的粉红纸灯,两人倚着姑姑身旁,走在夜里,透过银亮的月光,姑侄三人的身影在冷清的人行道上,格外有一份温馨。

花上四十分钟的脚程,我们到老姑婆看顾的城隍庙里兜几圈,庙里香烟弥漫,熙熙攘攘的人群中,有人望着城隍爷嘴里喃喃自语;有的手里执香,不断地鞠躬礼拜;有的跪在案前,拿着小娃儿的衣服,不断在香炉上绕……。

现在忆起旧事,隐约可以在光阴的隧道中看见自己,在往庙里去的途中,我怕被人群挤得弄翻了灯,就只管小心翼翼地护着它,我不曾抬头张望路上景致;一心一意只顾着灯里的那盏火,为了怕灯火熄了,或是蜡烛烧坏了轻薄的纸灯,就连穿越红绿灯,都是姑姑拎着我们过的。

记得有一年元宵,在城隍庙旁等着火车过道,路边有一个大坑,我心里警觉着:“小心,可别让灯掉下去!”。谁知一阵风来,吹得烛火烧破了纸笼,我一惊慌,把灯笼往洞里甩!望着燃起的火焰,我的眼泪不听使唤地落了下来,我知道今年别想再有第二个灯笼了。盯着姑姑,她急忙为我擦泪,安慰道:不要哭,明年再买一个!

粉红灯笼的记事,应该是幼稚园的事情了吧!小学之后,搬离了那个熟悉的地方,便不再有走路四十分钟就可以到的城隍庙,也没有粉红纸糊的灯笼。元宵节里,更少了那份亲切的期待。

长大之后,看过各式各样的花灯,赶过各地的庙会,凑过不少的热闹。举凡每年各地的赏灯活动,都会和朋友结伴去观赏。例如:龙山寺传统的民俗花灯,中元节放水灯……。这些活动,往往吸引了数万甚至百万人潮前往观赏。相形之下,二十几年前姑侄三人走在冷清的人行道上,不但没有镭射灯光,更没有迷人的音乐,有的只是姑姑的一只纸灯笼和无微不至的慈爱,至今仍温暖在我的心中,满满的,未曾褪去……

已经有好多年没有和姑姑见面了。对于我的出家,她容或有多少不舍吧!但是,我深深相信,总有一天会雨过天晴的!在元宵夜里,总难忘那双拎着我过马路的手。祈愿佛菩萨加被,愿每一盏明灯,都能为姑姑点燃心光,祝福她在未来的旅程上,光明无碍,吉祥圆满。




姑姑的灯笼 - 雪域莲音 - 雪域蓮音
摘自《普门》
  评论这张
 
阅读(239)|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