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雪域蓮音

生命旅途中,人們难免会自問:來到世間走这么一遭,究竟為了什么?真正的自己又在哪里

 
 
 

日志

 
 

薪 火  

2016-03-29 12:16:40|  分类: 海潮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薪 火  张振海
薪 火 - 雪域莲音 - 雪域蓮音
 




  在我记忆深处,最初使我对宗教产生崇敬之心的是这样一位传教医生:阿尔伯特·施韦策。这位德国神学家、哲学家、医师,本可以在欧洲找一份高薪的工作,但他却远走非洲,在艰苦的环境中为救治非洲病人而奉献着自己宝贵的生命,这个名字深深震撼着我的心灵,这是一种怎样的宗教情怀啊!以后的读书生涯,我看了许多关于宗教的言论。其中,贺麟先生的话发人深思。“真正伟大的宗教信仰的养成,多是出于大智慧大悲悯,出于真知灼见和理性的直观”,“这种信仰建筑在深厚的爱人类与爱智慧的基石上,绝非科学和无神论所能动摇”,懂这句话含义的人太少。

  1995年,经友人介绍,在河北赵县柏林禅寺,我参加了第三届生活禅夏令营。

  在浊世呆得太久,特别想到佛门净化一下灵魂,而促使我来到赵州祖庭,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这里有一位明海法师,他是我的校友,毕业于北大哲学系。出家似乎是那些遭遇重大挫折,看破红尘的人的选择,至少为数不少的人都这么想。我感到在日益世俗化的时代,在宗教偏见盛行的国度,有必要对出家一词作内涵上的定义。剃个光头、披上僧衣、走进寺门只是形式上的出家。真正的出家是心出家,是对佛教有正信之后为住持正法而出家。明海师在京城本有一份稳定的工作,一个偶然的机会,在广济寺看到一本《金刚经》,读后深有感悟,与其蕴积已久的宗教情感正相适合,遂毅然发心出家。

  走出这一步,需要极大的勇气。

  寺院生活十分清苦,但在明海看来,这种生活十分充实,身心都经受了极好的磨练。从他庄严虔敬的眼神中,我能读懂一位出家人的伟大心灵。身居寺院的明海法师十分关注世人在价值混乱、社会转型时期的彷徨与迷惑。从某种意义上说,皈依佛教,修行佛法的一个重要目的就是不舍众生;拯救众生业已麻木的灵魂,为众生指明一条通向个体完善的光明之路。

  佛教在中国正处于衰落时期,佛教人才奇缺。而佛教的复兴又必须依靠一大批高素质的法师弘扬正法。净慧法师曾对佛教界人才现状表示深深的忧虑,但法师又说,作为我们这一代人,既然佛教的薪火已经传到我们的手中,那么我们就要把这火种高高举起,照亮更广更远的地方,照亮更多人的心,并把它传给下一代。

  薪火,这是多么令人心动的字眼。佛教的衰落非在于一人一事,那么,其再次兴盛也必然要靠许许多多人的努力,心心相传、代代相续。

  明海师说,在皈依仪式上,看到你们虔诚整齐地跪拜,我感动得要流泪了,从你们身上能看到佛教发展的希望。

  夏令营有一个柏林寺独创的宗教仪式:传灯法座。每位营员手持一盏莲花形蜡烛,在忏悔完自己已犯下的罪过后,从大殿依次走入塔院。

  一盏盏火苗跳跃不停的灯,在静谧的夜空下是何等耀眼、何等灿烂。每一位营员神情庄重,烛光映照下,不少营员流下了热泪。我举着象征心灯的蜡烛,暗问自己,你的心灯点亮了吗?





薪 火 - 雪域莲音 - 雪域蓮音
 摘自《佛教文化》
  评论这张
 
阅读(78)| 评论(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