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雪域蓮音

生命旅途中,人們难免会自問:來到世間走这么一遭,究竟為了什么?真正的自己又在哪里

 
 
 

日志

 
 

祖 母  

2016-03-08 09:46:19|  分类: 海潮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祖 母 陈菽蓁祖 母 - 雪域莲音 - 雪域蓮音
 

 
 

  祖母来家里长住时,我约莫国小六年级,更早以前,祖父和祖母是住在鹿港老家,爸爸将祖母接来时,祖父已过世,八十岁的祖母双眼全盲,爸妈接替大伯担起奉养祖母的责任。
 
  祖母是典型的旧时代的人,裹着极小的三寸金莲,发髻梳得光洁、齐整,讲起话来慢条斯理,似乎永远气定神闲,在她老人家身上闻不到一丝急躁的气息,长年茹素的祖母,不说话时,总是轻声的念着“观世音菩萨”圣号,成天念珠不离手,听着祖母拨念珠的轻微声响,和一声声的佛号从房里传来,是小时候的深刻记忆。
 
  祖母身上有许多故事,我小时候就耳熟能详了,但是百听不厌,觉得有趣又迷人。祖母十八岁嫁给祖父,生大伯时不过二十出头,不知怎的生了场大病,药石罔效,家人将她用门板摆在厅头,只等她咽气后就准备后事了,不想隔天一早,祖母竟然悠悠醒转,神智清楚,与常人无异,祖母跟家人透露:她昨晚梦见一个“美极了”的白衣妇人,拿了一碗水喂她喝下,沉疴立愈,自此之后,祖母即不敢碰触一口荤食,偶有不知情沾上一点,就会全部吐得干净,从此一生茹素、念佛几近百岁。
 
  祖母是个少见的美人,瓜子脸、高高的悬胆鼻,眼睛大、皮肤白,一头白得均匀晶亮的白发,宽大的外襟衫裤下是一双细致玲珑的小脚,我们扶着祖母到外面散步时,总会引来左邻右舍钦羡的眼光和不绝于耳的赞美声呢!可是美丽典稚的祖母,也跟那个时代的许多女性一样,无法避免的欠下一辈子的“眼泪流债”。
 
  爸爸十八岁那年,被日本政府征召到南洋当“军夫”,一去六、七年毫无音讯,祖母镇日思念、牵挂远在万里之外当炮灰的儿子,时刻以泪洗面,日时犹可度过,暝时却夜夜不能成眠,满腹辛酸啊!只能“托付天上的月娘”,祖母常在家人入睡后,搬张小板凳,对着月亮垂泪到天明,眼睛就这样哭坏了。祖母生了十二个孩子,她的一生掉泪的时候比欢乐时多,父亲离乡背井是她椎心的痛,其他十—个也总叫她牵肠挂肚,眼泪,似乎成了唯一的慰藉。
 
  七十岁那年一个午后,待在房里的祖母喊着人: “天黑了!怎么不点灯啊?”——她的眼睛看不见了!看不见她美丽的容颜,和她日夜悬念的儿孙。眼盲的祖母平静的接受了事实,眼睛看不见正好把所有时间用来念佛、为子孙祈福,孝顺的父亲似乎准备用他的一生弥补年少离家、疏于甘旨的缺憾,他的孝顺我们看在眼里,记在心里,是感动,也是教化,书上写的晨昏定省,是手足们在父亲身上感受最深刻的,父亲从小习惯直呼祖母的名字,直到母子缘尽,都未见他称唤过“母亲”二字,但是晨起时。他会到祖母床前轻唤: “越啊……” (祖母单名一个越字);日头下山,他工作回来到祖母身旁又是一声: “越啊……”。冬天,热的杏仁茶、面茶,夏天冰凉的,仙草、爱玉冰,他一定亲自端到祖母手里,每次看父亲小心翼翼、嘴角含笑,捧着那碗寻常吃食,就像捧着琼浆玉液,心里就塞满了莫名的感动,看着父亲趋前低头、小心轻唤: “越啊……吃仙草冰……”纵然是日日如此,还是觉得“好看极了”,许多年过去以后,才知道父亲真的是“执礼甚恭”!
 
  祖母九十一高龄时无疾而终,死后几日身体柔软,脸色祥和,她老人家老得尊严、死得庄严,尽心侍奉她的父亲也在十年前离开了我们,我时常想起父亲,也思念祖母,只是那声唤自心底的“越啊……”只能往梦中去追寻了。
 
 
 
 
 
 
祖 母 - 雪域莲音 - 雪域蓮音
 

 摘自《佛缘》




  评论这张
 
阅读(144)|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