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雪域蓮音

生命旅途中,人們难免会自問:來到世間走这么一遭,究竟為了什么?真正的自己又在哪里

 
 
 

日志

 
 

惊狂原自杀业来  

2016-10-20 14:45:22|  分类: 因果奥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惊狂原自杀业来 文/印 明惊狂原自杀业来 - 雪域莲音 - 雪域蓮音
 



 

  

  我出生于云南德钦境内的澜沧江边,举世闻名的梅里雪山隔江守望。三岁之前,我生活在这里。年幼的我时常恐惧死亡。至今,我还清晰记得自己在德钦县影剧院里等候看电影时,抬头看礼堂顶上盏盏明灯,怀揣对死亡的恐惧和忧虑,问身边的父亲: “人是不是都会死?”此后,我被送回其他地州的外婆家直至十岁上到小学。

    刚去的几年里,我又常常疑惑自己和别人心里想的事为什么总是不一样?怎么会你想你的,我想我的?为何不是想成一样的呢?时常被这些问题弄得头昏眼花,恶心想吐……然而,让我终生刻骨铭心和长期不得其解的是十岁以前常常做的两个梦。,第一个梦是还在德钦生活时常做的,梦境中看到一群群鱼儿在父亲工作的溜桶江道班旁的一座土碉楼的空中游来游去。鱼儿怎么会在天上游呀?对这个梦,我醒来后只觉得很有趣,并未多加思索。第二个梦就很奇怪了,我梦见自己独自沿着一道无树的山脊往上攀登一座大山,四周静寂,无风吹草动,天空中有一轮日抑或月?似乎是隔着云层透下光来,照得远远近近的景物一片惨淡腊黄,天和地几乎一个颜色。空气中弥漫着浓烈刺鼻的中草药味儿……这两个梦中,尤其是第二个梦,我在十岁以前经常做,频繁的时候大概是相隔几天就做梦一次,有时候一个月梦见一次,并且都是同样一个梦,梦境都一模一样,完全没有变化!由于我自幼身体单薄,一直有脑神经衰弱的毛病,当时的我悲哀地想:“这梦大概是预示我,今生要抱着药罐子过日子吧!”


  童年的我很顽劣,在德钦时,我因为嫉妒一只猫儿与自己争馋,竟然就把它投入厕所的粪池杀害。父亲单位大院有一条水沟,行人须从水沟两侧搭放的方木上过往,我带着伙伴在方木两端下方放上细短的小木棍,使很多人在此经过时,方木滑动而猝不及防地摔伤,记忆中是否有怀孕的妇女在其中受到伤害,已不得而知。到了农村的外婆家,在菜园和田埂的蚂蚁窝边,我日复一日的用火烧、水灌、鞭炮燃爆、树枝横扫等手段,与无辜的蚂蚁们发动一场场惨烈的“战争”,杀死伤害不计其数。在秋收后的谷田中,我和小伙伴热衷于用网捕捉蚂蚱,杀害食啖不计其数。另外,上山打鸟,下河捞鱼捉虾,田中摸泥鳅黄鳝,家中捕鼠杀鸡宰鱼,犯下了无量杀业。再后来,父母将我们兄妹接到滇西北,中学时我迷上了在夏天的晚自习后,打着手电筒到大河里捕杀一种叫“青鸡”的蛙类,给母亲和弟妹烧汤吃。每晚一般可以捕杀到一二十只,两年多下来,成百上千只可怜的蛙儿被我斩头、开膛、剖肚、剥皮而投入汤锅。回想当年残杀生灵的种种场景,我不禁毛骨悚然,忏悔不已……未满十八周岁,就造下深重的杀生伤生恶业,我后来遭受恶报就不足为怪了。恶报以及觉醒

  大学毕业参加工作。年少无知的我,工作之余,吃喝玩乐。1993年11月,我下乡到澜沧江畔的康普,酒后住在同学家。次日上午前往叶枝,徒步跋涉在沿江公路,受宿醉侵扰苦恼不已的我看着对岸的山峦,心里突然冒出一个无比可怕的念头: “我就要死了,就在现在!”刹那间,二十余年生活经历在我脑海中电闪而过。胸腔里的心脏似乎就要从咽喉飞出来,似乎马上就要爆炸!危急之际,蓦然间心头灵光一闪:我必须自己救自己!随着一念警醒,我勉强收摄住心魂。不一会儿,看看湛蓝的江水,我紧接着又有想冲离路面,扑向大江的可怕狂想!万分恐惧之余,我又连忙警惕和控制住自己。太可怕了,我怎么会有如此疯狂的念头?我好像不是原来的我了,我会不由自主的冒出一些可怕的念头,并有付诸实行的冲动!在莫名的惊恐和战栗中,我行走完这段终生难忘的路。从此,青春岁月的无忧无虑和轻松快乐离我远去,在恐慌忧惧中生活,我开始失眠、忧郁,且渐渐严重。白昼,恐惧时时不期而至;黑夜,常常从惊悸中醒来,不知身在何处。性格变得多疑、自闭和怯懦。我如同陷入无边的黑暗,不能自拔。借酒和打牌逃避,只是火上浇油。

  工作五年多后,我调动回到滇中老家。如影随形的恐惧和焦虑一直吞噬着我,我边工作边独自照顾着先后生重病的父亲母亲,自己的身体和精神状态一直下降,看不到生活的希望和方向,心中不时装满了绝望!我先是担心自己也如同父亲般患上心脏病,后来又觉得自己似乎患了精神病。2000年,为儿女辛劳一生,未能享一天清福的父亲去世。我尽力照顾母亲,身心更加疲惫,尤其是越来越严重的失眠。欣慰的是母亲开始康复,经过几年后痊愈。2004年下半年,我的身心到了崩溃的边缘。白天像在梦游,夜晚躺在床上却几乎整宿清醒,身心没有一刻能够安宁。我身在人世,可内心却遭受着地狱一般的无间苦报啊!2005年初,我病倒住人医院。现代先进的医术不能治愈我的身心疾病。这期间,我脆弱的心经受不住折磨,终于在抑制不住的恐惧中,跑出医院,一路往山上的佛寺狂奔,希求佛菩萨、高僧大德的庇护和解救!又一次,我走向疯狂的边缘!长途奔跑带来的疲惫使我狂乱的心平息起来,我后来停下步,由追逐在旁的侄儿护送回家。我警醒自己:年迈而大病初愈的母亲还需要我照顾的呀,自己怎么能垮下?出院后,我的记忆力明显衰退,注意力不集中,精力不足。生活和工作中时时处处丢三落四。在这样惨淡的人生中,我结婚生子。看着贤慧温柔的妻子和聪明可爱的儿子,我不确定自己在未来能否有足够的力量给予他关爱和幸福,我对自己都没有把握!我不知道自己有家庭、有妻儿是不是个错误!这样苦难和迷惘的人生之所以有了终结,是缘于我在踏人佛门几年后的一天,在一座佛寺的地藏菩萨圣像莲花宝座前供奉的一本《地藏菩萨本愿功德经》!我如获至宝,当即把经书恭请回家,按照星云大师的开示,开始诵念这部经书。我相信这是佛菩萨在拯救自己,让频临崩溃的我重新看到希望的曙光!至此,我在苦难中生活了原本应当是人生最美好的十五年青春岁月!

  2004年、2007年两度朝拜梅里雪山。其间,我还朝拜了迪庆维西其宗达摩祖师洞和大理宾川鸡足山,2006年竟然如愿的去了西藏,朝拜了布达拉宫,在大昭寺朝拜了世界佛教徒心目中最向往的、最神圣、最尊贵的本师释迦牟尼佛12岁等身圣像!我如饥似渴地阅读了《藏传佛教》、 《西藏生死之书》、《宗喀巴大师画传》、《米拉日巴大师传》等书籍。后来,又拜读圣严法师的“学佛三书”, 《虚云老和尚的足迹》、《释迦牟尼传》等著作,从初人佛门到对佛教产生正信的经历。我不再杀生,并在妻子怀孕期间开始学习放生。我深深明白释迦牟尼佛祖教诲众生忏悔罪业、消除业障、超拔累生累世冤亲债主,我深深向自己所杀死伤害的一切众生忏悔!请求他们的宽恕和原谅!我深深向佛菩萨,向三宝忏悔自己所犯下的一切罪业!2008年农历七月初一,我开始念诵《地藏经》,将诵经功德回向自己去世的父亲和冤亲债主。经过最初诵经头昏眼花、烦恼疑惑等竟然开始有了真正意义的睡眠!半年后,我的睡眠发生了根本性的好转,生活工作上又能正常运转了。我于是在后来一、两年内,抽出一切可能的时间来诵经。我明白了自己青年时期在澜沧江畔欲发狂投江,2005年住医院时惊恐不已的往山上狂奔,都是自己过度杀生造作恶业的果报,所幸尚未带来更进一步的恶果。《地藏经》第四品有云“……,如是菩萨于娑婆世界,阎浮提中,百千万亿方便,而为教化。四天王,地藏菩萨若遇畋猎恣情者,说惊狂丧命报。……”当今世界高僧净空老法师讲经说法时谈及其父亲去世的业因果报。老法师的父亲是国民党军队的一名管理军火库的军官,因工作便利,其父及少年时的净空老法师都练得一手百发百中的好枪法,父子二人时时打猎,杀生无数。 其父45岁去世,死前见水往水里钻,见山往山上跑,惊狂万状。这与我的亲身经历竟然如此雷同!净空老法师中年出家后,同修甘珠活佛告知其福报小,将会短命。老法师亦知自己青年时代打猎杀生罪业深重,必然感得短命的果报。老法师将万缘放下,虔诚忏悔罪业,一心不乱专念阿弥陀佛,将念佛功德回向给被其杀害的众生。老法师并立志终其一生弘扬净宗法门,讲经说法。如此一段时间消除业障后,甘珠活佛又对净空老法师说: “你现在修行的福报很大,可以得长寿。”老法师现在八十余岁高龄,仍身体安康、精神健旺,每日讲经说法,躬耕不已。听闻佛法,依教奉行的果报不可思议!


  皈依三宝

  佛陀曰:“人身难得,佛法难闻;中土难生,善友难逢。”人身难得今已得,佛法难闻今已闻,此身不向今生度,更向何生度此身?善知识难遇,光禄山下大德馨兮。2010年11月一天,我来到姚安光禄古镇,在庄严肃穆的千年古刹龙华寺大雄宝殿佛像前,与十位学子一同虔诚皈依三宝。一种回家的感觉,纯粹、幸福而感恩!南无本师释迦牟尼佛!南无十方三世诸佛菩萨!




惊狂原自杀业来 - 雪域莲音 - 雪域蓮音
 
来源网路
  评论这张
 
阅读(2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