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雪域蓮音

生命旅途中,人們难免会自問:來到世間走这么一遭,究竟為了什么?真正的自己又在哪里

 
 
 

日志

 
 

教美国学生修学慈悲心  

2017-01-26 11:00:2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教美国学生修学慈悲心 曹蕴(复旦大学)教美国学生修学慈悲心 - 雪域莲音 - 雪域蓮音
 



 
 
我的学生主要是学习国际政治和金融专业的美国大学生,他们中的大多数没有太多的佛教知识和修学经历,家庭背景也以信仰基督教为主,这些特点导致他们和中国大学生很不一样,所以说我教授的是跨文化背景的宗教课。比如说中国文字承载的很多意境,翻译成英语,他们就很难体会了。而基督教强调的原罪,上帝创造世界,天堂,地狱对他们来说串习的很多。中国传统文化里固有的佛教元素早已潜移默化地流淌在中国人的血液里但美国学生没有这方面的熏习。比如中国民众常说的三世因果,观世音菩萨,六道轮回,极乐世界等等。对美国学生来说就要费很大的力气去解释。  但差异毕竟是表象,不管是美国人还是中国人,众生本有的觉性是不二的,美国的孩子一样有悟性。

有一次,我们看一部讲终南山隐士的纪录片,导演是美国人,他采访隐居山里的一位老修行,他问:“老人家,你住在大自然里有什么特别的感觉吗?”老人一边洗脚一边用盆里的水洗脸,然后抬起头来问导演:“什么是大自然?”导演说:“这里有山有树,和城里多不一样,这就是大自然啊。”老人说:“大自然就是妄念。”导演懵了,问:“什么是妄念?”老人说:“妄念就是大自然”(众笑)后来我要求学生写观后感。有的学生居然看懂了,说大自然是导演自己的分别念,对老修行来说,他并没有产生这样的念头,山就是山,树就是树。不知道是我教学生还是学生教我,我看他们都是来度化我的菩萨。 

悟性归悟性,对于大多数美国学生来说,跟他们分享信法的内容还是需要善巧。我不在教室里上课,因为我们上课需要打坐。旁边还供了不少佛像,我希望他们礼佛。于是我说,尊重老师是普世价值,任何文化里都得尊重老师。你在那里的雕像是我的老师的象征,也是所有生命的老师,因为他证悟了真理,并知道我们证悟真理。;老师要尊重,老师的老师要不要尊重?学生齐答道“要”。{众笑} 这样的善巧在教学里还有很多,因为我很爱这些学生,所以希望能用适合的方法来跟他们分享佛法。因为这种愿望,很多善巧就像灵感一样,突然就冒了出来。我相信一个好老师一定会因材施教,潜移默化地影响学生,就像“好雨知时节,当春乃发生,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一样。     
 

               教美国学生修学慈悲心 - 雪域莲音 - 雪域蓮音
 

   二,慈悲心在课堂中的探讨    在课堂里,我会分三步,层层递进地引导学生。
 
      
  {一}从慈悲心与世间生活的紧密关联出发  
 
先让他们从熟悉,关心的领域,也就是对全球现状的分析开始。主要的议题包括“人口爆炸与环境冲突,贫富不均,经济危机,核武器......”。并且再给他们的材料里引用了汤恩比与池田大作《展望21世纪》的一些内容,比如:儒家思想,大乘佛法救世界;生命的存在是人类最重要的议题;威胁人类生存的最大敌人是人类自己;组织机构的变革是隔靴搔痒最终的治愈方法是精神等等。等他们讨论完了我再引导一下,这么多纷繁复杂的问题,根源在哪里?学生们都认为是人心的问题,人类的自私,贪婪导致的。那我们应该治本还是治末?就像路上很多荆棘,我们是把所有的荆棘都拔了,还是穿双保护脚的鞋子?                                                           

  {二}从对自心深入体察出发 
 
 既然人心是根源,那我们的心到底是怎么样的?为什么要观察自心,而不是直接去强化无条件的利他?因为强化任何概念都容易让学生向外找,产生从无到有的误解。而慈悲心这个犹如珍宝一般伟大潜质是我们每个生命本质具足的,并非去创造一种我们无法体验的能力。学生们一般都认同人类所共有的一些基本特点,包括趋利避害,重同理心等等。我进一步引导他们,分析是不是从最冷血的动物到最凶残的杀人犯都有爱?结果肯定的,冷血动物也有对幼子的爱,杀人犯往往是给爱人打电话的时候被抓获的。我们对亲人,情人的爱是那么普遍,自然,是不是造作出来的。尽管尽管世俗的爱因我们的无明气而显得狭隘,或者我们有时错把贪欲当成是爱。世间的男女之情有时候跟爱没有太大关系,跟贪欲,占有欲关系更大。 

 我在课上就更学生调侃我自己:总将粒粒菩提子,作相思红豆红,红豆红不异菩提子了。但不管怎么说,大家都能观察分析到:爱是所有生命本自具足,自然流露的,正如麦、咏给明就仁波切所说:“我们越看清真相就越对其他生命敞开心胸。”我们对心·佛·众生的见解体悟的越多,本有的爱就越能毫无造作的自然流露,圆融无碍。无私的爱就是慈悲。 
       
       
{三}从转欲为愿的实际行动出发
 
我们一旦相信爱情是生命本有的特征,就要通过行动和方法更坚定地认清这种特性,认清那些阻碍了爱自然流露的梦幻泡影。由此引入第三部分,即转欲为愿的实际行动,包括学生去市场买生放生,引入上师法本中关于念母恩的观察修的安住修。我记得这一部分讲完后让学生回去练习,有些人是找到了感觉,鼻涕眼泪一大把。上课的时候我问,每个人来到这个世界上都需要母亲,母亲的母亲,无始劫一来轮回,坐在我们身边的这位有情难道没有曾经做过我们母亲的可能性吗?一个女孩转过去抱着她旁边的男孩深情地叫了一声“oh,Mommy......”

 
三、总结
 
慈悲是心自然流露的智慧,是生命本自具足的,超越国界,超越宗教,不是只有佛教徒才有慈悲,但只有佛教的教法证法才能够帮助我们认出自家的如意宝。通过过善巧的引导,不得,不管什么文化宗教背景的有情,只要因缘具足,都能认出所以生命的根本动机就是要离苦得乐。只不过业力因缘不同,示现的方法千差万别。真的体悟到这,四无量心就会满面地像每个刹那的心跳一样自然持续:
愿一切有情具足安乐及安乐因,
 
愿一切有情离苦及苦因,
 
愿一切有情具喜及喜因,  
 
有愿一切情远离怨亲爱憎,常住大平等舍;
 
我都是一念一念、一念万念地活着。最后我也祝福大家,百尺竿头更进一步!
 
 
          教美国学生修学慈悲心 - 雪域莲音 - 雪域蓮音
 



現場問答
 
问:我来自西南交通大学电气工程及自动化系,硕士。我想问下曹蕴老师,您给学生上课,使他们对佛教有一定理解,他们有没有皈依?
 
曹蕴答:有,去年有个学生"十一"放假的时候,他问我,色达在哪里?我愣住了,我问你去色达干嘛?他在美国的时候认识来这里听了我的课后,下决心要去藏地体验一下。我后,跟我讲他皈依了,了,而且活佛说他上一世可能是一个喇嘛。因为他第一次吃糌粑的时候,非常熟练,比有些藏人还要熟练。(众笑)
 
问:末学毕业于湖南工业大学,想请教清华大学的马女士,对内地大学在发展和推广传统文化,以及智慧慈悲的佛陀教育方面,校内社团的活动开展,有没有好的建议?
 
马琳答:当代世界是一个开放和包容的世界,对于佛教的认知每一位大学生应该持有包容、开放的态度。有哲学家说过:不要轻易否定未知的世界,否则你将会付出生命的代价。
 
首先应以积极开放的心态去认识佛教,从目前国内的来看清华、北大做得非常好。清华大学有自己的禅学社,学术氛围和学生的课余活动都非常开放,允许不同的文化在校园里传播,不同国家的人一起探讨各种各样的文化。文化包括宗教文化。宗教文化其实是一种真理,冠以宗教的名称让很多人望而生畏,遮止了去了解它的欲望,我觉得应该以开放的心态对待这种文化。北大比清华更活跃和开放,北大的禅学社,网上的BBS里面,有很多讨论。
 
问:请教李明岩老师,对治烦恼的守一不移,比如,今天我很生气的时候,也不是在打坐,该怎么去守一不移呢?
 
李明岩答:我记得喇嘛贡噶呼图克图曾经有个开他说当烦恼生起的时候,静静地观察,烦恼从哪里来,又到哪里去,这样观照,就能够得到很好的解决问。
 
问:我毕业于湖南中医药大学,是―个医学工作者:请问李明岩老师,佛教、基督教、道教之间的区别应该!样看待?
 
李明岩答:世界宗教研究所是―个国家机构构,各教是平等的,我是一个我是一个佛教徒,对于其他宗教是包容的
 
佛教将结缘,广结善缘,不仅在佛教内部结缘,在外部也战要结缘,多结善缘非常好,同时也要注意,作为真正的佛教志皈依要受持圆满,把握住自己的心,尽力像祖师大都样弘法利生,我们完全可以和各个宗教交流,甚至去那里弘扬佛法,开展各宗教之间的国际交流。但是自己的心没有把握的时候,还是要依据圣言量,对自己所修的宗派禅宗、密宗、净土宗保持信心,不诽谤任何宗派。
 
 
 
教美国学生修学慈悲心 - 雪域莲音 - 雪域蓮音
 

来源《第二届世界青年佛学研讨会》论文集《倾听真理的声音》
 
 
  评论这张
 
阅读(65)|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