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雪域蓮音

生命旅途中,人們难免会自問:來到世間走这么一遭,究竟為了什么?真正的自己又在哪里

 
 
 

日志

 
 

善终是一种孝  

2017-04-23 08:36:08|  分类: 传家宝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善终是一种孝
让父母善终是一种孝 - 雪域莲音 - 雪域蓮音
 





母亲去世已有4个月了,但我仍然无法释怀。我时常想起去年底的那个深夜,动过腹部大手术、浑身插满引流管的母亲,痛苦地躺在病床上。当时,由于体质虚弱,母亲手术后并发症,肺部感染,而且因无法吐痰导致呼吸困难。母亲好几次无力地说:“我疼得难受啊!”她说这话时,我贴近她的耳朵才能听清。一周之后的早晨,母亲在痛苦中离开人世。

母亲发现患了重病,是在去年12月中旬。82岁的母亲已经因中风导致半身不遂长达12年,期间又罹患肠癌。当时,母亲说肚子胀疼,而且出现呕吐症状。我让她在社区医院挂了两天水后,病情没有得到缓解,社区医生建议我将她送到大医院治疗。

随后,我将母亲送到南京市中心的一家三甲医院,挂了急诊内科。医生检查之后,立即安排做腹部CT与拍X光片。最后,母亲被诊断为“急性肠梗阻”,医生建议我找急诊外科。

急诊外科的医生看过检查结果说,老人的“肠梗阻”严重,如果立即手术还有一线希望。我是工薪阶层,母亲没有工作,每月只有460元的抚恤金。我们问医生大概需要多少手术费,医生说估计需要8万元,其中居民医保支付4万元。

这笔费用,对我来说有点高。一番商量之后,我们决定再去找医生谈。在医生办公室,我遇到外科副主任。副主任说,大概需要5万元到6万元。手术费用降了2万元,让我宽心了不少。紧接着,我将老母亲送入病房,并在手术合同上签字。

当夜12点左右,母亲进入手术室。第二天早晨7点,手术室通知我去“谈话间”。带着不安的心情,我来到了“谈话间”。主刀医生的助手说,老人体质弱,复苏困难,拔不掉呼吸器,需进入“重症监护室”治疗。我问:重症监护室每天费用多少?助手说:12000元左右。

微弱的“一线希望”,母亲的身体状况,让我很纠结。我决定,先将困难告诉主刀医生的助手。我明确对他说,我的母亲82岁了,且患病多年,我拿不出进重症监护室的钱。听我的诉苦,助手说回去与主刀医生商量。

过了30分钟,助手告诉我们,主刀医生说,母亲可以拔掉呼吸机、恢复自主呼吸。过了一会儿,手术室医生将母亲送回了病房。至此,我松了一口气。但是,看着浑身插满管子的母亲,我在潜意识里觉得,进不进重症监护室的较量,肯定还没有结束。

果然不出预料,接下来几天,母亲的医疗费用猛增,一度达到9000元以上。这笔花费,与进重症监护室的费用已经差不多了。其间,会诊的呼吸科主任说,母亲是手术后心肺并发症,肺部严重感染,根本没有恢复的可能。

在这样的情况下,我被要求在“放弃一切治疗,后果自负”的医患交流单上签了字。签字之后,我问医生能否除了使用让母亲减少痛苦的药品之外,别再给母亲使用“人体白蛋白”与进口的抗生素等昂贵的药品,医生表示同意。

在接下来几天里,母亲进入呼吸衰竭等状态,医生仍然进行急救。与此同时,医生仍坚持让我们将母亲转入重症监护室,切开气管进行治疗。我不得不一次次在医患交流单上签字:拒绝使用。

我心里明白,母亲的疾病已经无法回天,即使进入重症监护室能缓解母亲的病情,也只是暂时的。可以这么说,医生这么做,除了增加与延长母亲的痛苦,并没有太大的益处。

对我们家属来说,让母亲减少痛苦,安然离去,才是我们希望看到的。至于那些昂贵的药品,应该用到需要的地方去。之后,医生虽没有给母亲使用“人体白蛋白”等药品,但仍然在使用价格稍微低一些的营养支持药品。每天费用,仍高达6000元左右。

都说“医家父母心”,后来我打算再找医生进行交流,希望他们使用处方权时,能将患者当作自己的母亲。就在此际,母亲在痛苦中离开了人世。

医院随后开具的死亡说明显示,在手术前进行检查时,医生已经发现母亲除了“急性肠梗阻”之外,同时还患有“胰腺与双肾萎缩”。然而,让人不解的是,医生却没有将这些重要信息告诉我们。如果手术前获悉这些,我很可能会选择保守疗法,不会让82岁的母亲白挨一刀。

老人不是病多了,而是人老了.......


我17岁那年,我的一个朋友触电死了,就死在我面前。我用手去拖他的时候,他眼睛盯着我的面庞,从他眼神中我看到了他的绝望,又仿佛在诉说他有诸多的不甘心。才17岁的他,生命就这样结束了。从触电到断气,不到半分钟,手烧焦了,后背还有几个被电击穿的黑洞,脸颊上还留着他吐的白沫……

他没有父母了,也没有兄弟,几个姐姐都嫁得很远。我是他朋友,就把他的尸体抱到了太平间,用他生前盖的被子将他的尸体蒙起来。我开始思考人生了,开始思考死亡的问题了……


让父母善终是一种孝 - 雪域莲音 - 雪域蓮音
 


死亡,曾是多么陌生的事情,然而却是这么的近。有多近?就在身边。就刚刚,我们还在谈论各自的理想,还在勾绘人生的蓝图,现在,他死了。人一旦死了是什么?哦,是尸体,尸体是什么?废物。是的,这才是生命的最终归宿。既然结果都已经注定,那么人生还剩下什么呢?过程。是吗?是过程吗?也许是吧。那么过程又能给我们什么?过程给了我们什么?顿时,千头万绪……

若干年后。我87岁高龄的祖父生病了。人老了总有一身的病,每个器官似乎都有轻重不同的病。祖父因为尿失禁,我不得不守在他床前,他一喊我名字,我就拿起尿壶;要是动作慢了点儿,裤子就尿湿了。人老了皮肤都皱起来了,连臀部都一条条深深的皱襞。便后,屁股总是擦不干净,因为粪便夹在襞沟里,无法擦到。因此,祖父每次大便后,都得帮他洗屁股。祖父在没有发病之前是个很健康的人,一向生活自理,而且很爱干净。这一病倒,他简直无法接受。他认为自己已经必死无疑了,没必要跟死神做无谓的反抗,他想尽快结束生命,到处找毒药。是的,病痛与死亡是孪生姐妹,当你留恋尘世而不愿靠近死亡时,病痛不期而至,病痛会让你觉得死了比活着好。可是在他断气的那一刻,他说出了一句让我无法承认是由他口中说出的话:“救我!”

对了,这就是人生。人生的过程让我们留恋人生,过程给了我们对过程的留恋。而人生呢,还是要去的,留不住的。

这时我又想起了若干年前,那个触电死亡的朋友。17岁…… 87岁…… 走过的却是一样的人生。而老死是最不理想的死法,要经过长期的折磨,要依靠病痛的折磨来慢慢接受死亡。那些逝去的父辈都是那个死法。老死是善终吗?所谓的“善终”真的“善”吗?我看不“善”。那什么是善终?也许最快的才是最好的。可是人生令我们留恋人生,我们又如何能接受那个“善终”?


古德认为,死有重于泰山,有轻如鸿毛。苟且偷生不如舍生取义。如果是为了利益众生,再大的困难都值得做,如果真的能救世济人,就该赴汤蹈火在所不惜,所以我们应该观察一个人志的高尚与否,而不可以死的形态来判定一个人的好坏。经上记载:一位妇女为了救自己的孩子溺水而死,尚且生天,何况为利益众生而牺牲生命呢?

在《十二品生死经》中佛陀分析描述了死亡的十二种类别,因为其中牵涉到许多专门术语,在此不便引述。现在谨就我个人的浅见将一般善终的情况分为下列三种:

1、小善终—没有遭到意外横祸,无病而终的。

2、中善终—不但没有病苦,而有心中没有怨气和内疚,仰不愧于天,俯不怍于地,安心地逝世的。

3、大善终—自己预先知道临终的时间,而且身心了无挂碍,走洒脱,甚至还亲眼看见佛菩萨来迎接,往生到佛菩萨的净土,这才算是成功的人生。高明,高明!

善终绝对不能凭侥幸,一定要广修福慧才能达到,善终跟过去的善业有关,但最主要还是在我们今生的好德和宁静的心灵。除非我们能在广积阴德和止息妄念上多下功夫,否则临命终时便很难得到自在。善终的原因很多,但大致归纳起来还是离不开下面三个条件:

(一)诸恶莫作—不要做杀害动物、偷盗、淫邪、妄语、饮酒等行为。不做亏心事,不占别人的便宜,以免冤仇结得太多和太深,临终时被冤仇债主来扰乱;甚至像《地藏经》的第八品上所说的:‘行善的人,临终时也有百千位恶道鬼神变成我们已故的父母和亲属,来引诱我们进入恶道受苦。何况平时造恶的人呢?’

(二)众善奉行—常发利益众生的愿望,然后从语言和行为上去实行。例如,时常放生、救济、印经、供养师父等。我们平时广结善缘,不但身心可得到快乐,临终时还能心情平和安然往西方。好处可真多哩!

(三)自净其意—无论行善、读诵经典或参禅,念佛都要会归心上,才能得到受用。除了常修行,事情很忙,也要做到事忙心不忙,保持清净心。如果我们能够这样下功夫,临终时身心就不会有所贪恋和牵挂了。

《净土三昧经》上说:‘如果一个人平日行善,临终将要升天时,他会看到天人拿著天衣和乐器来迎接他。但假如造恶而要堕地狱时,临终时便会看见许多士兵(鬼卒)拿著刀枪矛戟围住他。虽然这两种人所见到的不同,可是嘴里说不出来,只能随他们所造的善恶业而受果报。’

《华严经》上也说;‘一个人快要死的时候,会见到阴相(即神识,俗人叫做灵魂)。平日造恶的人会看见自己在地狱道、饿鬼道、畜生道等三恶道受苦,有时看见阎王和鬼卒拿著刀杖要抓他去,有时会听到三恶道受苦的声音。但是平时行善而将要升天的人,临终会看见天上庄严的宫殿、仙女在游戏和快乐的样子。’ 

捕鱼的人,临终时看见无数的鱼来索命。打鸟的人,临终时看见许多鸟儿在啼叫和追逐他。杀牛的人,临终时看见所屠杀的牛群现形索命。甚至他还没死时,别人看见这屠夫已变成了一只牛。这是他将投生恶道的征兆。《地藏经》上还有所谓‘业报论对’的说法。

《地藏经》第六品上说:‘有的人临终前病得很久,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时常梦见恶鬼和家里的亲人,有时行走在种种危险的道路,有时发觉自己被鬼压著动弹不得,或者和鬼神同游各种恐怖的境界。日子久了,身体变得更为虚弱,病情更加严重,每晚都不得安眠,甚至在睡觉中也会叫苦连天,十分凄惨而丝毫不得安宁。这些都是他过去恶业所造成的。因为他的冤家在阴间告了状,法官尚未判定罪的轻重,所以他很难舍去世寿,疾病也很难痊愈。’

遇到诸如此类的征兆,我们应为他念‘地藏王菩萨’名号,并且广造福事,回向给他和他的冤家,以化解这一场纠缠。要了解详细的情形,请研读《西藏生死书》《地藏菩萨本愿功德经》!






                          让父母善终是一种孝 - 雪域莲音 - 雪域蓮音
 









  评论这张
 
阅读(47)|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