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雪域蓮音

生命旅途中,人們难免会自問:來到世間走这么一遭,究竟為了什么?真正的自己又在哪里

 
 
 

日志

 
 

死牢里的禅修  

2017-04-06 11:40:14|  分类: 因果奥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死牢里的禅修
死牢里的禅修 - 雪域莲音 - 雪域蓮音
 



身陷死牢廿载,真正懂得业因果
——达米安·埃克斯无辜入狱,靠禅修拯救了生命
What Karma Means When You Spend Nearly 20 Years on
Death Row Damien Echols talks about how meditation saved
his life while in prison for a crime he didn’t commit.

作者:达米安?埃克斯
By Damien Echols, Rev. T.K. Nakagaki

2015年在鲁宾博物馆的一次对话节目中,

死牢里的禅修 - 雪域莲音 - 雪域蓮音
             达米安·埃克斯和中垣显实法师在谈论业力。(林恩·休摄)

达米安·埃克斯曾是“西孟菲斯青年三人帮”的成员,三人帮在1993年被判谋杀三个小男孩的罪行。通过DNA证据以及与公诉方达成的协议,埃克斯在2011年被释放出狱,在纽约开始了新生活。

去年秋天,在鲁宾博物馆,埃克斯作为一名临济宗禅修者,与纽约佛教委员会会长中垣显实法师进行了对话。下面节选的内容里,他们谈及埃克斯在死囚牢中的服刑经历、业力以及禅修如何拯救了他的性命。

埃克斯:

或许有人不熟悉我的经历,我在阿肯色州的西孟菲斯市长大,18岁那年以三宗一级谋杀罪被判死刑。我在死囚室熬过了18年零76天之后,终于做了DNA测试,在2011年得到释放。我刚出狱四年左右,大多数时间都在纽约。这里是我的家。我不再细说那个案子了,因为已经有很多相关资料——书籍、纪录片、新闻报道、杂志文章,甚至还有好莱坞电影。

我一直都琢磨着到底该怎么讲业力……我认为,尤其是在西方文化中,我们有时把东方的修行和传统拿过来,将其过度简单化,以符合我们从小到大的信仰。我们认为天上有个人在奖励或惩罚这个世界,并将旨意传达给业力,仿佛业力就是个不友善的法官,高高在上,专等着我们干坏事的时候作处罚。

业力决不是这样子的——这是我的亲身感受。业力不是这样运作的。业力不是等着惩罚或者奖赏,而是我们自己行为的直接后果。

中垣:

是的,对我来说也是如此,业力意味着我要负责。佛陀的本意是说因果决定你是什么、你是谁,也决定你的富贵与贫贱。佛陀说,通过真正专注于自己的行为,你会意识到自己的行为由自己负责。对我来说,那就是佛教的自由观。我相信,佛陀的观点是无论你身在何处,都要欣然接受一切定数,然后找到新的出路。那会成为你自己的生活,而不是其他人的生活。

不过我好奇的是,在那么狭小的空间里呆了那么长时间,你当时有什么感受?你是怎么熬过来的?

埃克斯:

从很多方面来讲,在那个狭小的空间里比在这外面要容易。我刚进监狱,迈进死囚室的当天,那里有一个人成为了日本禅宗佛教临济宗的僧侣。他在执刑前对我说:“你要么变牢房为禅房,学习并成长,要么坐在这里彻底疯掉。你可能会发狂。”那里大多数人都会如此。大多数人坚持不了多长时间,在监狱里是没有动力的。在外面总有一些东西让你不断地改变,不断地成长,不断地学习,即使你不想这么做,几乎是强加给你的。而在那里,没这回事。

你活在真空里。

如果你想坚持成长、学习和发展,你得逼着自己去做。

而这就是我决定要做的事。做起来很简单,因为没有太多让我分心的事,不能去看电影,不能去参观博物馆,不能出门去大口享用甜甜圈。一周七天,一天二十四小时我都身陷囹圄。刑期的后十年,我被单独监禁,跟别人没有交流。这使我特别容易专注于禅修。即使产生厌倦,即使有了这样的念头:“我再也不想逼着自己这样”,“那么,你还有什么可做呢?”

在监狱里,我有一个来自日本的老师,名叫原田正道。见到原田师父的那一刻,我就知道他是我这一生见过的最自律的人。他人很好,也很友善,面带微笑。他彬彬有礼,但同时你会明白这个男人的意志坚如钢铁。当我看到这一点时,大受鼓舞。

我看着他——“这就是我想成为的样子。这就是我想做的事情。”

中垣:

是的。在禅宗传统中,修行就是打坐。专注于一项修行就可以开启你的道路。它就像一把钥匙,你专注于此,一旦对这项修行有了更深更广的理解,那么就可以通晓万物。

埃克斯:

到出狱时,我已经能坚持每天禅修七到八个小时。现在,一天坐半个小时都是很难得的。心灵训练让我挺过漫长的岁月活下来。如果没有它,我可能已经死了。

妻子和灵性练习挽救了我的生命。没有这些,我现在早已入土。我不是从智力上,而是从骨髓中懂得——这些修行有多么重要。

不过与此同时,我用了大量时间尝试赶上外面的世界。坐牢接近二十年,又被单独监禁了近十年。所以刚出来的时候,所有的事情都让我害怕。比如,我在本市参加了一次《不眠之夜》的互动经历,在一家五层酒店里与数百人一同进去,所有人都带着面具。走进电梯,他们把你留在不同的楼层,每一层都布置成全新的背景:冬日的林中,公墓,疯人院。他们把你跟朋友分开,把你独自送到一个地方。这种体验在某种程度上会改变你。进去之后,你会变成另外一个人。

我和妻子罗莉,还有一位朋友一起进去,然后被分开。这是我出狱之后第一次独处。我惊慌失措。我被吓坏了,受到很大打击,脑子里第一个念头就是逃离这个地方去找罗莉和朋友。这样三十分钟后我意识到:“除非现在停止,否则你就将这样度过余生。下半辈子都要经历这样的害怕、创伤、恐慌、痛苦。你现在身陷地狱,这就是地狱的境界,没错。”我强迫自己停下来,然后在这种感受中开始走动,接受当下。无论这使我感到多么害怕,无论与本能的恐惧对抗有多么难,我必须让自己熬过去,这样才能走出地狱的,重新过上正常的生活。

从那一天起,我开始强迫自己做所有令自己害怕的事情。仅仅为了熟悉地铁系统,我花了几个月的时间乘坐地铁随意去任何地方。在某种意义上,这也成为我精神修行的一部分。我必须战胜害怕、恐惧、伤痛,让生活重回正轨。

中垣:

你又说起了业。对我来说,业就是你要为此负责,它不可能是别人的责任。任何人都不能替你上厕所!你得自己来。当然,你可以抱怨,但最终它是你的人生。我知道,如果你试图逃避的是什么——比如鬼,鬼就会来找你。你的路得自己走。无论成功还是失败,即使很失望,也得尽量满怀感激地接受。最重要的是你能够以谦敬之心坦然接受自己的人生,接受出现的任何困难或兴奋,而且能张开双臂去拥抱。如果你能够一直接受自己,接受自己的人生,那么就能真正地负起责任,拥抱生活。当你接受了自己的人生之后,就能接受其他一切。

埃克斯:

我也这么想。谈到业力,我想头等大事就是——你可以选择以胜者还是受害者的身份,走完整个人生。你将必须面对你的业力。你可以用“我好可怜”的态度过完一辈子,不断地问“为什么是我?为什么会这样?”

你也可以这样过——“我会尊重我的生活,尊重我的因果,我会安然度过。我会变得更强大,变得更加睿智,将这样的处境中学到的东西传递给他人”。


文章来源:
http://tricycle.org/trikedaily/what-karma-means-when-you-spend-nearly-20-years-on-death-row

智悲翻译中心 译竟于2016.12.07

翻译:圆往

一校:罗丹卓

二校:刘丹
终审:晋美班玛





文章来源智悲佛网 (http://www.zhibeifw.com/fjgc/zbfy_list.php?id=15666)

  评论这张
 
阅读(39)|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