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雪域蓮音

生命旅途中,人們难免会自問:來到世間走这么一遭,究竟為了什么?真正的自己又在哪里

 
 
 

日志

 
 

少林高僧——僧稠的故事  

2017-05-01 17:53:00|  分类: 海潮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少林高僧——僧稠的故事 文/ 刘慕宗
少林高僧——僧稠的故事 - 雪域莲音 - 雪域蓮音
 







一千多年前,大约公元479年,南北朝北魏时期,在我国中原北边一个叫“邺”的地方(如今的河南省安阳市附近),一个普通的男孩降生在孙姓的富裕家庭里。虽然这个家庭世袭名门望族,祖先有显赫的声望,是当时社会的特权阶层,但是,优裕的家庭出身并没有带给这个孩子他希望得到的生活。他的童年时期几乎全在书卷里度过,埋头攻读儒家经史成了他唯一爱好。年纪轻轻,已经博学多才,他当了太学博士,讲解经籍,颇有声望。人们都认为他一定会成为国家的栋梁。可是,在那兵荒马乱的年代,饱读四书五经又有何用呢?为此,他很彷徨、很焦虑。他的心随着时局的动荡不安而困惑。

僧稠虽名振朝庭,但对俗事无比厌烦,常叹息不止。偶然间,僧稠看一本佛经,他突然醒悟,于是投身佛门。开始寻求解脱的道路。其时,佛教已经盛行,佛教活动在南北朝时期达到了历史上的顶峰。而他的家乡——邺,已经演变成相当富庶的城镇,寺院成百上千,香火非常旺盛。于是,这个彷徨中的青年人接受了佛教的熏陶,开始刻苦阅读佛经。博大精深的佛学思想让他得以精神上的解脱,般若大智慧给他指明了生活的方向。他决心皈依佛门。二十八岁那年,他来到河北巨鹿景明寺,拜请着名高僧“僧实”法师为他剃度出家,俗名孙稠的青年成为法师释僧稠。

落发甫尔,眼前是青灯木鱼,耳旁是晨钟暮鼓,僧稠很快适应了寺庙生活。每天,除了诵经拜佛以外,僧人门最喜欢的活动是习武。那时候,社会上盛行尚武之风。数百年来,在邺城建都的五个政权中,其中有四个少数民族政权。这些少数民族由于生活环境和风俗习惯,历来崇尚粗犷、勇武和剽悍,培育自己能征善战的性格。因此,习武不仅是寻常百姓的爱好,也成为僧人的业余生活。遗憾的是,出身“昌黎”望族的僧稠本是文弱书生,不谙武术。

有一次僧稠与其同龄的沙弥在闲暇之时玩角力的游戏,僧稠因为弱小,时常落败,受到别人的欺侮。他拼命奔逃,见一座殿堂,就直冲进去躲避。关起大门,僧稠已经累得不行,一屁股坐在地上喘气。他心里充满了恼怒和羞愧,既怨恨同修欺人太甚,又羞愧自己为什么手无缚鸡之力。恼羞之余,他突然看见殿堂里威武的金刚塑像,他们个个力大无穷,似乎也在嘲笑他的懦弱。僧稠爬过去,双手紧抱住一个金刚塑像的脚,对金刚发誓道:“我一心向佛,只是生来瘦弱,为什么因此被同伴瞧不起?为什么要没完没了地受他们的欺侮?如此下去,不如死了好。金刚啊!您是力量的化身,您有无与伦比的强壮,我恳求您给予我保护。我要连续七天跪拜在您面前,捧你的脚,祈求您给予我力量!如果您不答应,那么,我一定死在这里,决不反悔!”立誓完毕,僧稠开始虔诚地礼拜金刚。两天过去了,金刚毫无效应;又过了两天,金刚仍旧置之不理。此刻,僧稠不仅没有丝毫灰心,相反,他的信念更加坚定。到了第六天,晨曦初现时,金刚显现了原形,从墙壁上威风凛凛地走下来,手里端着一个大钵,里面盛满肉筋。金刚对僧稠说:“小伙子!你想有力气,是吗?”僧稠赶紧跪拜在金刚面前回答:“是啊!我想极了!” 金刚又问:“你真心诚意想得到力量吗?”僧稠磕头回答:“心诚至极!”“能吃肉筋吗?”“不能。”“为什么?”“因为我已皈依佛门,佛门弟子不能吃肉。”金刚怒目圆睁,一手端起大钵,一手举着匕首,用匕首挑出一块肉筋,一定塞给僧稠吃。僧稠仍然没敢吃。金刚生气了,猛地拔出力掼千斤的金刚杵威吓他。稠禅恐惧了,才不得不吃。刚吃下一点,金刚便说:“你已经很有力气了,今后,你要好好信奉佛法,善自为之。”话音刚落,金刚已悄然离去,此时,天也亮了。

打开自闭了六天的殿堂大门,僧稠精神焕发地走回自己的住处。那些自以为武功高强的和尚见他突然回来,惊奇地发问:“你小子这些天混到哪里去了?”僧稠没有回答。不一会儿,他们去斋堂一起用餐,吃完饭,大家又打闹起来。当然,依旧将僧稠当作嬉闹欺负的对象。一个貌似功夫了得的和尚对僧稠突然袭击,没料到,刚接触到僧稠的手臂,就疼痛得哇哇叫。僧稠说:“我有力气了,恐怕你们不能再随意欺负我了”。和尚们不相信,以为这个人见人欺的小沙弥在吹牛。谁料,拉他的胳臂一试,果然发现他的筋骨强劲有力,犹如铜铁,常人绝对不能相比。此时,这群自以为是的和尚才惊诧不已。惊诧之余,不免心惊肉跳。僧稠平静地说:“我试着给你们表演一下”。他来到大殿的一垛墙前,没有什么夸张的动作,“嗖”的一声,人已经腾空而起,随即身体横卧在墙上,和一只爬墙的壁虎一模一样。他紧贴墙壁往前爬行,爬行了几百步。这样的飞檐走壁的轻功需要多大的能耐已经不言自明。从墙上下来,僧稠气不喘、心不慌,紧接着又连续几次跳起来,将自己的脑袋挂在房梁上,双手提着千百斤重的东西。他的头颈竟然能承受如此重量,简直不可思议。力量如此惊人,轻工如此了得,令人见了胆战心惊。过去轻视、欺侮过他的人,此刻无不匍匐在地,汗流浃背。

从此以后,僧稠的武功日益精进,再也没有人可以小觑他、欺负他。在刻苦习武的同时,僧稠开始将自己的习武心得传授给大家,与大家一起探讨武术、光大武术。可是,武术对僧稠来说毕竟不是学佛的主要目的,他希望自己尽快学习禅术。于是,他来到定州(现在的河北定县)一个叫嘉鱼山的地方,潜心习禅。什么是禅呢?佛教认为,禅是制服烦恼、引发智慧,超脱世俗、到达彼岸的重要方式。想当年,佛陀在菩提树下证得最高智慧,获得彻悟,就是运用了禅定功夫。佛教传入中国,带来了禅法,并且很快流传开来,甚至有了一种说法:“匪禅无以统乎无方而不留,匪定无以周乎万形而不碍”。就是说,禅定几乎可以囊括佛教的一切内容。“禅定一行,最为神妙,能发起性上无漏智慧。一切妙用,万德万行,乃至神通光明,皆从定发。故三乘学人,欲求圣道,必须修禅。离此无门,离此无路”。僧稠皈依佛门的起因就是厌世烦恼,因此,理当首先学习禅定。起初,他的学习效果没有丝毫起色,任他怎么打坐、怎么屏息凝神,总不能进入入定的境界。他有点灰心丧气,打算另起炉灶,改以诵念《涅盘经》为业。正在他思想开小差的时候,一位来自山东泰山的禅师规劝他遇到困难绝对不能低头、绝对不能泄气。胸无大志,吃不得苦,就别当和尚!在这位禅师的帮助、指点下,僧稠重新下决心:一定要专心致志地苦练禅定,达不到目的,誓不罢休。

这次,他按照《涅盘经圣行品》中介绍的“四念处法”来修炼。所谓“四念处法”,就是使精神保持专注状态,按照“佛理”,认真思考如下四个命题:一、“身”是“不净”;二、“受”是“苦”;三、“心”是“无常”;四、“法”是“无我”。这个修禅方法,“观身、观受、观心、观法”,步骤井然,通俗易懂,易于领会,僧稠渐渐掌握了禅定的要领,练习时全神贯注,思想高度集中,以此破除了对客观世界的眷恋和欲望,进入没有任何杂念的禅定境界。通过“四念处”法的修习,僧稠觉悟到“究略世间、全无乐者”。他把苦行当作实现解脱的最重要手段,因而全面禁性欲、节食欲、修死想。这个观念后来影响了他一生,僧稠按此方法,经过5年苦修苦炼,终于取得成功,乃至睡梦之中也无欲想。

初战告捷,僧稠信心大增。“天下无难事,只怕有心人”。他觉得自己有能力作好自己想做的事,自己能够成为一个有用的人。“燕雀安知鸿鹄之志”?他决心花费更多的精力去研修禅学。不久,他来到赵州(如今河北省隆尧县),参拜了另一位高僧——道明禅师,向他学习禅定的另一种方法,即“十六特胜法”。开始了又一趟艰苦修行的旅程。

这个“十六特胜法”其实就是教人如何调整心态、进而达到人性的觉悟。但它的学习过程非常强调苦修。“劳其筋骨、苦其心志、乏其体肤”。整整三个月内,每天只能吃一顿饭,一顿饭也不能吃饱。没有床铺,不可以呼呼大睡。疲倦了,只能在一块石板上躺一会,没有盖被,更没有睡袍之类的衣裳供替换,因为是苦修,每一个人只有一身粗布衣衫,白天穿它,晚上也穿它。时间久了,粗布衫的布筋勒紧皮肉,很痛苦。这种似人非人的生活,就是要通过痛苦的过程去达到觉悟的目的。更有恼人的事情时常发生:有时候,一边煮饭,一边打坐。静心入定,脑海里一片空白,一晃几个时辰,等到醒来,发觉刚才煮着的饭早已被野兽一抢而光。本来已经吃得很少,给野兽抢了饭,这一天就得挨饿。对此,僧稠并不生气,他反倒觉得这是加倍吃苦的机会。“

又有一次,僧稠正在鹊山静坐修炼。过了一会儿,听见有阵阵乐声从空中传来,又有一股股醉人的香气直钻他的鼻孔。接着就看到有几个身穿彩绸、姿态娇美的仙女飘然而下。几个仙女一起上前,抱住僧稠的肩,柔嫩的肌肤在他的身上蹭来蹭去,喘息之气吹到了他的脖子上,僧稠坐在那里,昂然不动,他在内心以死来约束自己的欲念。不久,仙女消失,僧稠证得深定,入定达九天之久。到此时,情感杂念完全消除,对世事不再有丝毫兴趣。十六特胜法”还要求修炼者常常设想死亡的种种恐怖情状,练就面临死亡仍能心宁神定的本领,更能具备经受得住强盗威胁或者美色引诱的能力。如此禅定的功夫,实在得之不易啊!

三个月以后,僧稠的禅定功夫基本练成。他觉得对世界、对人生的理解大有长进,思想豁然开朗,全身心放松自在。此年,僧稠已经三十三岁。他告别了道明禅师,只身到嵩山少林寺求见祖师佛陀三藏,汇报自己修炼的情况。所谓的佛陀三藏,就是从印度千里迢迢来到我们华夏大地传播佛教的高僧“跋陀”。公元四百九十五年,北魏时期,当时的皇上——孝文帝非常赏识印度僧人跋陀,特地为他在风景秀丽、环境幽静的山麓中建造了少林寺。跋陀潜心研究佛学,同时传播精湛的禅学。可是,多年来,能得到跋陀好评的僧人寥寥无几。直到僧稠出现,跋陀才他乡遇知音。从此,青松苍翠的少室山麓,经常可以看到跋陀与僧稠一起切磋禅学,研究禅法。在跋陀禅师的亲自指点下,僧稠的禅法更上了一层楼。让印度人吃惊的是,僧稠的禅学理念并不一味承继印度人的东西,而是充分汲取了中原大地的武学精华,倡导了“以武入禅”的新观念和新方法,以后发展成“禅拳归一”的练功法。习禅和习武本是两个截然相反的形态,禅以静为特征,武以动为特点。习武似乎和习禅毫不相干,但事实上,正是把习武和习禅有机地结合起来,才形成了独具特色、博大精深的少林武功。

跋陀开始由衷欣赏僧稠的学识和胆识,赞扬他是华夏大地禅学第一人。跋陀曰:“自葱岭以东,禅学之最,汝其人矣”。不久,年事已高的印度人跋陀决定“让贤”,他认为年轻有为的僧稠完全能够胜任少林寺住持的重任,自己可以放心隐居山林。于是,少林寺的住持落在“拳捷骁武”的僧稠肩上,僧稠成为少林寺二祖。从此,少林寺庙不再只是念经拜佛的场所,僧人们将当地民众喜好武术的传统引入寺庙。一些原来就身怀绝技的和尚将自己所学武技传授给寺院内不会武功或武功不精的僧人,在僧稠禅师的积极引导下,习武成了僧人学习禅定的必修课,进而成为护寺护法和自身生存的武器。他十分注重武术对人的身心修养,除教给弟子禅法外,更传授少林武术心法,培养了数以千计文武兼备的佛家弟子。其时,僧人习武蔚然成风。僧稠的所作所为,客观上将外来佛教与中国传统文化相融合,形成了中国特色的佛教,因此,可以无庸置疑地说,僧稠禅师开创了少林寺僧人习武的风气,不仅自己以无以复加的精湛武艺成为少林寺第一武僧,而且为少林武功今后的巨大成就奠定了基础。因此,我们中华子孙在为少林武功走向全世界喝彩、自豪的时候,不能不缅怀这位少林武功的开山鼻祖之一——僧稠禅师。

僧稠当上少林寺住持,声名雀起,周边的百姓传诵着僧稠禅师的种种神奇的故事。例如:当时,少林寺的僧人已经有一百多,大家的饮用水靠的是从少室山上流淌下来的泉水,泉水丰盈,吃喝不愁。有一天,突然来了一位衣衫褴褛的老太婆,腰间插着一把破旧的扫帚。她一屁股坐在寺庙的台阶上,煞有介事地聆听和尚念经。大家并不知道这位老婆子来自何方,只觉得她神态诡异,行为非常。于是,就派了一个小沙弥去询问。或许是小沙弥不谙世故,询问时口气不当,显得不够尊敬,老婆子当即勃然大怒,飞身来到泉水边,用脚踩踏那平静的泉水。顿时,泉水消失了,只留下溪谷里杂乱无章的卵石。沙弥们大惊失色,立即奔跑回少林寺,禀告住持。僧稠估计来者一定是个高人,不能随意怠慢,便亲自来到泉水边,以十分尊敬的口吻,高呼神仙现身。至少呼唤了三次,那个老婆子才重新现身,一脸的不高兴。僧稠上前行礼,对老婆子深深一拜,不卑不亢地告诉老婆子:“神仙婆婆,我们做和尚的,只是身体力行,为的是实现佛陀普度众生的伟大理想。请神仙婆婆拥护我们的神圣事业,万万不要由于某弟子的行为不当而迁怒佛门”。老婆子听之有理,就再次用脚蹬踏溪底。不一会,清澈的泉水源源不断地涌出来,溪水潺潺,叮咚作响。在场的僧人,对神仙的威力磕头称谢,对僧稠禅师的处事能力无不敬佩。


少林高僧——僧稠的故事 - 雪域莲音 - 雪域蓮音

 


北魏后期,名成功就的僧稠禅师并没有因此沾沾自喜,更没有停止自己精进学佛的脚步。他将武术和禅学宝典秘籍留给了少林寺,只身前往如今的河南沁阳县马头山,继续他弘扬佛法的事业。此时,僧稠禅学精妙、神通广大的名声已经传遍朝野。适逢当时天下佛教盛行,如此高僧大德非常受人尊敬和崇拜。号称天子的魏孝明帝连下三道诏令,礼请僧稠禅师入宫传法。僧稠都婉言拒绝了,他请使者转告孝明帝:“普天之下,莫非王土。请让我在山中行道,这同样有利于国家和人民。”孝明帝只得准其所请,派人把供养物资送到山中。魏孝武帝元修即位后,也屡次召请僧稠,僧稠同样没有答应。魏孝武帝就干脆在马头山附近的山谷中建造一处禅室,安置僧稠禅师及其徒众,厚加供养。

其时,僧稠十分注重弘扬禅学,经常辗转各地讲学、修禅和弘法,不仅得到广大百姓的欢迎,同时也受到许多达官贵人的推崇。燕赵境内(约如今的河北、河南及山西东部)老百姓以及皇室人员都信奉佛教、普遍吃斋,禁断荤血。有钱人纷纷解囊施舍给僧稠和其他僧侣,平民百姓也乐意为寺庙供奉香油钱。个别和尚难得见到如此财富,油然产生贪财欲念。僧稠当即对这些僧侣教诲开导,务必使大家严守戒律,决计不能堕入“贪、嗔、痴”的泥坑。僧稠的威望因而与日俱增,被誉为“道张山世、望重天心”(意思指僧稠在山中弘扬道法,却在全国树立了崇高威望,连帝王都尊敬之)的佛门领袖。

朝代更换,北魏很快被北齐替代。北齐文宣帝高洋即位,年号“天宝”。此时僧稠已经年过七十。文宣帝高洋即位后,延续了北魏的敬佛之风,大兴土木,修葺庙宇,对佛教产生莫大兴趣。他本人皈依佛门后,十分信奉佛教,拜僧稠禅师为国师,尊称僧稠为“大禅师”。还主动要求做僧稠的护法檀越,他对僧稠说:“道由人弘,诚不虚应。愿师安心道念,弟子敢为外护檀越,何如?”僧稠回告:“菩萨弘誓,护法为心。陛下应天顺俗,居宗设化。栋梁三宝导引四民。康济既临义无推寄”。告诫皇帝信奉佛教必须造化天下百姓。

天保二年(551年),高洋下诏请僧稠禅师赴邺城宏道。僧稠本想推辞,无奈来使苦苦相劝,如果坚决拒绝,恐怕会激怒皇帝,对自己弘扬佛法不利,这样,僧稠禅师在年过七十时应皇帝的邀请,进入邺城皇宫。抵达邺城时,文宣帝高洋摆出浩浩荡荡的皇帝仪仗,去城郊迎接,亲自把禅师扶入宫内。在皇宫,禅师大约住了四十天,经常向皇帝、后妃们宣传佛理佛法,有时阐说六道轮回,高洋请僧稠禅师为他传授禅道,希望自己能在禅定中解脱满腔的浮躁。后来,高洋修禅有成,又要求僧稠禅师授他菩萨戒律,不杀生、不饮酒、不淫欲、不妄语、不偷盗。从此,皇宫内断酒禁肉,不食荤腥,又将笼养的名贵禽鸟全部放生。此外,皇帝干脆下诏:废除官家渔猎,严禁天下屠宰,号召天下百姓吃素持戒修功德。就这样,一个“纵酒肆欲,事极猖狂,昏邪残暴,近世未有”的皇帝一步步变成手转佛珠、口念佛号的佛教徒。僧稠在皇宫小住了一个多月,考虑到皇宫毕竟不是久留之地,自己弘扬佛法的空间主要还在平民大众。况且深山老林的自然气候和气场似乎对自己更为适合。于是,他辞别了文宣帝高洋,回转常山旧居。

邺城是北齐的国都。当年,高洋的父亲高欢将国都从洛阳迁移邺城建立东魏时,洛阳一带的很多僧人一同随来,将洛阳的佛教事业几乎全部转移到邺城,因此,邺城很快成为佛教繁荣发展的福地,寺庙林立,晨钟暮鼓。高僧大德来来往往。在高欢迁都时,他将他们家族的发迹地晋阳(如今的山西太原)作为陪都。高洋即位后,将邺城为上都,晋阳为下都。皇帝夏居晋阳,秋返邺城。王侯将相也随之经常往来与晋阳与邺城之间。于是,在这往返要道上建筑了许多行宫和寺庙。他愈来愈牵挂他的“大禅师”僧稠,也难免有一些需要向“大禅师”咨询的事宜。他觉得应该让“大禅师”居住在距离上述交通要道附近的地方。过了一年,文宣帝高洋下诏于邺城西南八十里地的龙山南麓,创建寺庙——云门寺,请僧稠禅师住持;又请僧稠兼任宝山石窟大寺主。僧稠担任两大寺院的主管,佛门弟子将近千人。他悉心打理,寺庙里的各项工作被安排得有条不紊。根据文宣帝高洋的意见,僧稠竭力培养定、慧兼优的禅师,奔赴国内诸州建立禅学教授点,大力推广和发展禅学,从而使北齐境内出现了禅学发达兴旺的景象。

高洋为了讨好僧稠禅师,曾一度建议废除讲诵佛经,以能一心一意地宣扬禅法。他把自己的想法告诉僧稠,却受到僧稠的坚决反对。僧稠心平气和地告诉高洋:“我们佛教信徒,首要的任务是弘扬、广大佛陀普度众生的伟大事业,讲颂佛学经典,是为了将佛门的般若智慧传授给大家,将博大精深的佛学知识传授大家,使愚迷的众生懂得正义和邪恶,明白做好人、做好事的道理,以至能彻底洞悉人生的哲理,这与禅学的宗旨是相通的,也可以这样说,颂经拜佛是从事禅业的初步阶段和必经之路,是禅学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如果对于佛理佛法一窍不通,只知道坐禅,却又不知道为什么要坐禅,那么,那样的坐禅只会茫然而无结果。祖师佛陀及勒那摩提尊者一贯主张禅、智兼弘,那才有利于佛教事业的健康发展啊!”。文宣帝接受了僧稠的劝告,纠正了自己的极端观点,从而避免了盲目坐禅、排斥讲诵佛经的褊狭局面。

僧稠禅师的禅定功夫以及真知卓见愈益受到了文宣帝高洋的敬佩和推崇。他觉得:对这样德高望重的“国师”,无论怎样奖励他都不为过。不久,他作出决定:把国家储备平均分为三份,一份作为国家经费,一份用作皇室自给养,另一份供给佛、法、僧三宝,也就是将这样庞大的一份资产交给僧稠使用。他吩咐官员把钱帛、被褥等各种物资运送到僧稠居住的“云门寺”,在云门寺中设置一所巨大的仓库,贮存这些钱物,以供僧稠禅师和僧侣们日常使用。但是,僧稠认为,修持佛法,重要是心中有佛、一心向佛。财利只会引发人们的贪欲,贪心膨胀了,怎能修成正果呢?他写了一封信,向文宣帝阐明自己的看法,派人将书信连同那些财物一起送还朝廷。文宣帝对僧稠的高风亮节大加赞赏,当即下令另置一库,专门收藏这些财物,一旦寺庙需用,就可以立即拨给。他自己对于僧稠禅师,则每月致书问候,山中寺庙内的大小事情都乐意顾问,又命宫中医官随时送医送药,关心和照料僧侣们的疾苦。他还经常率领朝中官员,到山中看望僧稠。

可是,禅定功夫了得的僧稠对于文宣帝的“宠爱”并不动心,名利本是身外之物,这些虚幻的东西不能阻挡他弘扬佛法的进程。他依然一如故我地修禅弘道、管理寺务。甚至对于文宣帝亲自入山觐见,他都不以为然。皇帝来看他,他竟照常在自己的禅房里打坐,不加迎送。弟子们担忧地劝说:皇帝降驾,您不予迎送,有违礼仪,万一引起皇帝或他手下人的不悦,就会招惹麻烦呢!僧稠冷静地告诉弟子:我这样做,似乎不近情理,其实只是为了皇帝好。你们知道十八罗汉中有一位眉毛特别长的罗汉吗?他叫宾头卢尊者,曾经做过一国的大臣。这个国家的大王有时去看望宾头卢,宾头卢不起身迎接,招惹一些小人在大王面前诽谤他,并挑唆大王降罪宾头卢。大王生气地说:“明天清晨再去一次,如果他仍旧拒不起身,我就当场杀了他”。到了第二天,大王刚到,就见宾头卢一反常态,早早迎候着大王。大王奇怪地发问:“今天为何起迎我?”宾头卢回答:“只是为了你好。”大王又问:“那么,昨天为何不起身迎候我呢?”宾头卢回答:“也是为了你大王啊!”为什么这样说呢?宾头卢接着说:“大王您昨天善意而来,今天却恶意而来,如果我仍不起来迎候,您一定会夺我的命,如果您夺了我的命,您就势必坠入地狱。可是,我现在起身迎候了大王您,您恐怕将王位不保啊!我宁可您失去王位,也不能让您下地狱啊!”大王惊恐不已地问:“几日丢失王位?”宾头卢说:“七天”。待到第七天,大王果然被慰禅王国来人活捉,七年锁脚囚禁。宾头卢是罗汉的造化,他起身七步迎接国王,害得国王七日内失国。我僧稠的德行当然不能和宾头卢相提并论,但也不愿意破坏出家人尊贵的形象啊!我只是希望皇帝因恭敬佛法僧三宝而获得福报罢了。

僧稠如此解释,能得到当朝大臣们的理解吗?显然不能。一些原来对佛教持不同政见的奸臣抓住机会,在高洋皇帝面前大肆挑唆,竭力诬陷僧稠禅师居功自傲,不将皇上放在眼里,犯了欺君大罪。文宣帝高洋终究忍耐不住,他听信谗言,勃然大怒,决定立即御驾亲征,不久,高洋统领几万精锐人马,直奔云门寺。刚到山口,只见僧稠禅师带领僧徒前来迎候,文宣帝大吃一惊,问道:“法师为何突然来到这里?”僧稠说:“陛下要杀贫僧,我怕在寺庙里流血会沾污僧院,所以率众僧来到山口,任凭杀戮。”文宣帝惊诧万分,禅师竟有如此神通,早早洞悉我的心意。这样的奇人,岂能得罪?于是,皇帝立即下车施礼拜见,请求僧稠禅师允许自己改过。禅师沉默不答。

文宣帝赶紧命人安排饭菜。吃过饭后,高洋向禅师请求道:“ 听说大禅师年轻时在金刚神那里祈求得到了大力气,今天想开开眼界,能否请法师小试牛刀,可以吗?”禅师说:“当年我所求得的力气,只是人力而已。今天愿为陛下显显神力,乐意看吗?”文宣帝道:“请让我们饱饱眼福。”其时,僧稠正在建造寺庙,几千根木材,堆放在山口,犹如木头山。只见禅师口诵咒语,刹那间,根根木材腾空而起,互相撞击,撞击之声尤如雷霆轰鸣,撞碎了的木块像雨点一样纷纷飘落。文宣帝大为惊惶,随从的官员四散奔逃,以为僧稠禅师将用法术杀死他们。文宣帝频频叩头,请求禅师即刻停止表演。

从此以后,文宣帝高洋对僧稠禅师愈发佩服得五体投地。他开始敬畏禅师,觉得禅师的确具有非凡的神通。他敕令天下:任凭禅师按照自己的心愿建造寺院,任何人不得阻扰。在这一段时期,僧稠禅师主持修建了一些寺庙,其中包括河南焦作当阳峪的圆融寺。同时,年过七旬的禅师拗不过许多高僧大德的邀请,决定将平生对禅学的心得体会撰写成书,这部名字叫《止观法》的两卷本,是禅师留给后代的唯一著作,受到了当时社会的高度重视,并且风行一时。习禅之人,家藏一本。禅师一生少有著作,这本《止观法》耗去了他太多心血,客观上影响了禅师的健康。果然,禅师在督造石刻经幢,那是他人生的一大心愿,没等峻工就病倒了。临终前,他感叹道:“生死本是命中注定,如来佛陀尚且不免一死,何况我等一个平凡的僧人!遗憾的只是,多多建造寺庙的宏大事业尚未完成啊!死后倘若转生,但愿成为大力长者,以能继续发扬光大禅学和武术事业。”说完,一代高僧——僧稠禅师合上了双眼,平静地圆寂了。终年八十一岁。此年为北齐乾明元年(公元560年)四月十三日。

国师驾鹤西去,举国哀伤。丧事办得十分隆重。翌年,弟子昙询等奏请皇帝准予建塔,数万信众参加了火化建塔仪式。传说,僧稠禅师的骨灰一分为二,分别安放在登封少林寺和安阳云门寺



少林高僧——僧稠的故事 - 雪域莲音 - 雪域蓮音
 
文章来源网路
  评论这张
 
阅读(42)|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