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雪域蓮音

生命旅途中,人們难免会自問:來到世間走这么一遭,究竟為了什么?真正的自己又在哪里

 
 
 

日志

 
 

【佛学与科学】《宿曜经》中的“五月五日”  

2017-05-28 20:59:02|  分类: 佛学与科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佛学与科学】《宿曜经》中的“五月五日”
【佛学与科学】《宿曜经》中的“五月五日” - 雪域莲音 - 雪域蓮音
 






从天文学史角度对《宿曜经》内容的分类,《宿曜经》主要包含天文、历法和星占三部分内容。前面三章已经讨论了《宿曜经》中的“宿”与“宿直”、“曜”与“曜直”等代表性的天文历法内容,“七曜直日”最早传入中土,从传入时间来看在不空翻译《宿曜经》之前不久。所以唐人对《宿曜经》中的“七曜直日”应该还是比较陌生的。实际上《宿曜经》中的相关说法也证明了唐人对“七曜直日”的陌生。如“品第八”中提到,“夫七曜者,所谓日月五星下直人间??忽不记得,但当问胡及波斯并五天竺人总知。”这里的“忽不记得”四个字就已经充分表明了“七曜直日”之于唐人的陌生。

当然,《宿曜经》关于七曜的述说重心并不在“七曜直日”,而是在“七曜占”。作为一部印度来的佛经,其中的“七曜占”毫无疑问应该是对印度人生活生存状况的占卜。但是,让人感到意外的是,在这部来自印度的《宿曜经》“七曜占”中,竟然包含了大量关于“五月五日得此曜”的占词(本文固定称之为“曜直五月五日占”)。

众所周知,五月五日是中国人的一个传统节日,因此“曜直五月五日占”在佛经中的出现毫无疑问是值得讨论的问题。下面是“品第四”中相关“曜直五月五日占”占词:

日精曰太阳直日,宜策命拜官观兵习战,持真言行医药,放群牧远行造福设斋祈神合药内仓库入学论官并吉。不宜诤竞作誓行奸,对阵不得先起。若人此曜直日生者,法合足智策端政美貌孝顺短命。若五月五日得此曜者,则其岁万物丰熟,若有亏蚀地动者,则万物莫实不千日为殃。

月精曰大阴。直日??若五月五日得此曜者??
火精曰荧惑。直日??若五月五日得此曜者??
水精曰辰星。辰星直日??若五月五日得此曜者??
木精曰岁星。岁星直日??若五月五日得此曜者??
金精曰太白。太白直日??若五月五日得此直日者??
土精曰镇星。镇星直日??若五月五日得此直者??

可以看出,七曜日每一曜日的占词中都有一条关于“若五月五日得此曜者”的占词。现在的问题是,“七曜占”是毫无疑问的域外来物,而“五月五日”却一直都是中国传统中的一个重要日子。

一般人们都知道,“五月五日”跟屈原的投湖自尽有关,后来演变成了中国的端午节。但事实上,在端午节风俗形成之前,“五月五日”就已因代表瘟毒恶邪而成为了中国人一年中非常重要的一天。

从史料上看,把“五月”、“五月五日”视为不祥最迟应始于战国时代。《礼记·月令》对于五月有这样的说法:“是月也,日长至,阴阳争,死生分。君子齐戒,处必掩身,毋躁。止声色,毋或进。薄滋味,毋致和。节嗜欲,定心气,百官静事毋刑,以定晏阴之所成。”可以看出,当时人们过五月是相当的忐忑和不安。可能正因诸如此类的恐惧,五月在当时被人们当作恶月来看待。

五月为恶月,而五月五日更是被认为是恶月里面最恶的一天,这一天所生的人甚至被视为是不祥的人。比如据记载,战国时代著名四公子之一的孟尝君田文,就出生在五月五日。他父亲依照惯例关照家人弄死他,但由于他母亲的阳奉阴违,田文不但长大成人,而且很有成就。

关于人们对五月五日生人的忌讳,《风俗通义校注》中有如此的一段话——史记孟尝君列传索隐引风
俗通:“俗说:五月五日生子,男害父,女害母。”疑即此文。刘昌诗芦浦笔记一:“风俗通云:‘五月五日生子,男害父,女害母。故田文生而婴告其母,令勿举,且曰:长与户齐,将不利其父母。’余考南史,王镇恶以是日生;家人以俗忌,欲出继疏宗,其祖猛曰:‘孟尝君以恶月生而相齐,是儿亦将兴吾门。’故名镇恶。

从节气情况来看,由于五月夏至,气候温湿,毒虫出没,瘟病流行,古人对五月有所忌惮确也在情理之中。而五月的第五日之为“恶”,五行学者按照五行学说解释说“五”在五行中属火,二五相重,火气极旺则为毒。且不管这些解释是否合理,单单这些史料本身就已经可以说明:后来成为端午节的五月五日因被人们认为是“恶月恶日”(“五毒日”),在很早以前就已经是一重要的日子。

通过上面的讨论,可以知道无论是在唐之前,还是在唐时期,五月五日都是中国人非常重要的一个日子。那么现在就到了关键的问题:不空翻译的《宿曜经》中怎么会出现五月五日的占词?原因在于两方面:一、生于印度的不空死在中土,自幼来华后大半辈子在唐度过,唐人对五月五日的重视他应该是感同身受的;二、不空名满天下被后人誉为“开元三大士”之一,其博学程度想必一定达到了对中国和印度星占传统都相当熟悉的程度,所以为中国人提供一个五月五日占还是应该有能力的。事实上,恐怕确实只有不空具备资格和能力来添加这样的占词。

以上说明了中国“五月五日”的源头之古远,现在再把对五月五日的讨论收缩至《宿曜经》翻译时期的唐朝。需知道,《宿曜经》中被特意做占的五月五日,唐人是怎样看待和度过的?幸运的是,前人对此已经有过研究,如下:古来对五月向有“恶月”之称,??这从唐时皇帝五月五日赐宰臣以药物,也可以略见端倪。如《大唐新语·容恕》中就记载着玄宗将钟乳这种当时贵重的药物赐给大臣宋璟的故事。??这里要说明的是,在唐时,避瘟疫也好,纪念屈原也好,已渐渐退化为全国上下欢度端午节的一个口实。当时人们真正感兴趣的,主要是节日的诸种民俗活动。唐高宗显庆二年(657)四月十九日,曾下诏:“比至五月五日及寒食等诸节日,并有欢庆事。诸王妃公主及诸亲等,营造衣物,雕镂鸡子以进??自今以后,并宜停断。”这种亲族戚里间的节日馈赠,并不限于皇族,而是遍及国中,成为民俗活动的一大内容,也成为传统的人之常情,当然是禁而不断地。于是唐睿宗景云二年(711)又曾下敕:“太子及诸王公主,诸节贺遗并宜禁断。唯降诞日(皇帝生日)及五月五日,任其进奉,仍不得广有营造,但进衣裳而已??” [67]如上引文所说,唐睿宗下敕禁止太子、诸王、公主在节日期间相互大送礼物,但唯独“降诞日及五月五日”例外。贵为一国之君的皇帝竟然将“五月五日”与自己的生日并列,足可见当时政府对于这个日子是多高规格的重视。而在民间,这一天更是热闹非凡。唐代张建封有《竞渡歌》诗云:五月五日天晴明,杨花绕江啼晓莺。使君未出郡斋外,江上早闻齐和声。??只将输赢分罚赏,两岸十舟五来往。须臾戏罢各东西,竞脱文身请书上?? [68] 这首很有纪实味道的唐诗无疑也很好地旁证了前一段引文中的说法,“在唐时,避瘟疫也好,纪念屈原也好,已渐渐退化为全国上下欢度端午节的一个口实。”

当然,关于“全国上下欢度端午节”的具体情况,从民俗角度还可以有更有趣的讨论。唐人对五月五日所生人的看法,学者们也有一些研究。 [70] 不过为免枝蔓,本文只需注意到:五月五日在唐时期人们的生活当中,是极度受重视的一个节日。


无独有偶,前人在研究敦煌占卜文书时,也注意到了其中七曜占中的“曜直五月五日占”。在《敦煌占卜文书与唐五代占卜研究》一书中,作者在论及敦煌占卜文书中的“时日宜忌”类文书的两件七曜直类的文书时,就发现了其中一件和《宿曜经》一样含有“曜直五月五日占”。为详细说明,把该书作者对这件文书的介绍和说明引入下:

P.3081。前后残,存 90行左右,是关于七曜日的占法七种,故前人定其名为《七曜日占法七种》。内容大致如下:??7、七曜日占五月五日直。叙五月五日在各曜日直时的吉凶。如:那颉日:五月五日得此直,一年之内国乱兵起,四方不宁?? [71]

首先分析一下这两件敦煌文书与《宿曜经》之间的关系。根据《敦煌占卜文书与唐五代占卜研究》这本书提供的信息,可知作者所发现的七曜直类文书有两件,其中一件就是上面引文中的 P.3081。除它之外还有两外一件 P.2693,而对这一件 P.2693,该书作者已经认识到“可见本件文书或有印度传来的《宿曜经》的影响在里面” [72] 。而上面引文中讨论的 P.3081,从“曜直五月五日占”来看,与《宿曜经》也是相同的。所以,看来这两件敦煌七曜占文书的内容都是与《宿曜经》是有关的。




【佛学与科学】《宿曜经》中的“五月五日” - 雪域莲音 - 雪域蓮音
 
来源《宿曜经》研究
  评论这张
 
阅读(50)|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